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刀剑】相见即是永远

迟到的100天和高考作文,微鹤婶

全国二卷是选诗句。想了很久选的“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和“受光于庭户见一堂,受光于天下照四方”,然后目测妥妥跑题了。【还好我早都高考完了

可结合离别既是相逢 一起食用

不说了我继续捞阿尼甲去了~

喜欢的话记得点小红心哟~




1

审神者一觉起来,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她迷迷蒙蒙地和走廊上相遇的每一把刀问好,路过马厩时,鲶尾和骨喰正认认真真给小云雀洗澡,田垄边今见和平野正认认真真地拔草,其他刀也在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直到审神者走到大厅时,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第一,所有刀都在本丸,没有出阵,没有远征。

第二,“所有刀”的范畴内不包括鹤丸。

EXM?审神者头上冒出三个问号,你们是不是要反?

 

2

审神者刚到这个本丸时,除了在狐之助的指导下炼出的前田藤四郎之外,就只有加州清光和鹤丸了。

相比靠谱的清光,鹤丸作为近侍时,常常把审神者气得大吵大闹,可是这些气恼的心情,却往往又在战场被那个挡在身前的白色身影挥得烟消云散。

渐渐地,本丸里的刀越来越多,虽说大家性格迥异,但依旧能和睦相处。

唯一的意外,大概是大俱利伽罗。

鹤丸还记得大俱利伽罗到的时候,对少女摸样的审神者很是不屑。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转身就走,空余审神者的手尴尬地停留在空中。

“为什么不喜欢主呀~~”那天晚上,鹤丸不甘心地在他身边吵吵嚷嚷,在他看来,审神者明明是他见过鲜有优秀的女性了。

“那样的家伙,能带领我们干些什么呢?”

烛台切在一旁笑而不语,端起一小樽清酒啜饮,而鹤丸挠挠头仿佛思考着怎么回答他。过了一阵才缓缓开口,俨然没有平常玩闹的语气。

“你知道吗,当我还在墓室仅仅作为一个陪葬品时候就一直在想,如果能看见光就好了,哪怕只是一小束,也能让我知道我与外面的世界还有着联系。”

“而她,现在就是我的光。”

 

听了这话,大俱利不以为意,直到他和审神者一起上阵时,纤细的身影不顾大家阻拦灵活穿梭在在敌军之间,才真正意识到鹤丸的意思。

在他眼中本应是娇弱的受人照顾的,赏花望月的小女孩,此时却不需花朵点缀,便自成一番美景。

然而随着敌人的增多,再厉害的审神者动作也渐渐吃力起来,一旁的刀急忙赶去她身边接应。大俱利看了眼手里提着的本体刀,飞身向前替审神者挡下一击。

惊慌的少女看着眼前的身影,心有余悸地道谢,而大俱利却径直把她拉到安全的角落,简单交代:“站着别动。”然后又奔赴战场。可他没想到审神者的身影随形而至,对上大俱利不解的眼神,少女微笑回道:“我们可是同伴呀。”

凌厉的刀风在身边挥起,大俱利看着她,嘴角勾起几乎不可见的弧度。

如果是她的话,是一束能够照亮人心的光也说不定呢。

 

3

请问这是什么情况有人给我解释下吗?压抑住内心咆哮的冲动,审神者溜达到厨房。打开门的一霎那就震惊了,厨房里山珍海味谈不上,但确实是摆满了美味佳肴。

我的妈这得多少钱?审神者目瞪口呆,心里已经盘算着下个月吃什么土了。

大概是动静太大,烛台切望向她,一秒之后,审神者被推了出去。

……妈妈我要刀解他!

 

好奇心已经爆表了,可本丸里没有一把刀愿意告诉她事情的原委。审神者坐在自己房间的角落里咬衣角哭泣。

药丸药丸,这个本丸,吃枣药丸。

 

直到晚上鹤丸回来,她才多少有点头绪,

“为什么要穿这么隆重啊……”审神者看着身上华丽的单衣有点心虚,更多的是……透不过气……

“因为要给主上一个惊喜啊~”鹤丸摆弄着她头上的挂饰,确认万无一失后才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进入主殿。

主殿里,烛台切已经将丰盛的晚宴摆上桌了,小短刀们跃跃欲试,看见出场才不禁低声欢呼。

“那个,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审神者一头雾水地问道。

“今天可是审神者上任一百天纪念日啊!”鸣狐肩上的狐狸吵着回答。

啊,原来已经一百天啦。审神者看着主殿里吵吵闹闹的刀剑男士们,百感交集,想想刚开始带着清光鹤丸开荒的日子……算了还是别想了……

“那个……”她结结巴巴地说道,“很感谢今天大家能为我庆祝这样的一个纪念日,真的。真的很高兴能遇见大家……”

审神者说着说着,大厅突然安静下来,她茫然地望着大家,只看到身为近侍的鹤丸只身上前,然后抬手温柔地擦掉她脸上的眼泪,无奈地说:“哎呀,怎么哭了啊。”

审神者手忙脚乱地擦着眼泪。她记得,在成为审神者之前,好像也做过这样一个梦。

同样的房间,同样的单衣,但她好像说了什么全然不同的话,虽记不清脸庞,但她仍记得下面的人并不像今天一样洋溢着祝福的笑容,她听到的满是苦苦的哀求,求她留下来,不要走。

怎么可能离开呢?她明明如此爱着这个本丸。

“主上?”鹤丸在一旁打断了她的回忆。审神者环视众人,突然笃定地说:“我不会离开的!”

众刀一脸茫然,鹤丸看着她明明眼角还挂着泪珠,却坚定的表情,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轻轻戳动了。

这就是他敬仰的,喜欢的人呢。

 

大厅重新陷入热闹,审神者看着下面的欢声笑语,再看看旁边一只醉倒的鹤——好吧,他的确帮她挡了太多的酒了。她揉揉鹤丸的脑袋,又悄悄向他的方向靠了靠,想让他靠得更舒服点。

至于明天的出阵?明天再说吧。



Fin.

评论 ( 6 )
热度 ( 9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