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金陵三记(一)

※ ※ 写在前面 ※ ※

※ 总·三篇,可分开看,但连起来多少会有点关系

※ CP分别为龙言,南北,龙言

※ 都用了歌名,应该不算侵权吧?

※ 文字恢复期

※ 如果都没问题祝食用愉快





霁夜茶

言家大小姐又双叒叕逃跑了,在成亲的当天。迎亲丫头们笑嘻嘻地打开小姐闺房,迎接她们的却是的空无一人。

消息在金陵的大小酒馆传开时,整个金陵城的人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甚至有人戏称:言家什么时候能把言和顺顺利利嫁到夫家,我请全城人吃饭!

然而和淡定的百姓相比,言家人人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言老爷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熊孩子,一边腆着老脸向亲自前来过问的乐正老爷陪着笑脸:“阿和这孩子太不像话了!这次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她!”

“这次?该不会每次令千金逃婚您都是这么解释的吧?!”乐正丞相黑着脸说道。乐正家世代为相,备受恩宠,本来长子娶一个商贾之女就让他很不满意,现在还闹出逃婚一说,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乐正丞相越想越气,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几分,“若是这般不羁,这媳妇我们乐正家也是娶不起!”

言家鸦雀无声,谁也不敢和震怒的丞相解释为小姐开脱。然而,乐正家的小女儿乐正绫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趴在父亲的耳边,用恰好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甜甜地说:“可是爹,哥哥说了,这辈子非言和不娶。”

乐正丞相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又想起刚刚连喜服都未换下便飞奔出去的傻儿子,怒火不由得灭了下来。

罢了罢了,真是欠他们言家的了。

 

夜色降临,两家的卫兵忙活了半天也没找到人,只好先回去复命。言和悄悄躲在不远处的灌木丛中,看着最后一批士兵离开,才不由得长舒一口气。

完了完了,这下是把乐正家得罪狠了。

言和脱力地躺在地上,一身劲装,丝毫不像一个深闺大小姐的样子。她也不想把事情搞的这么糟糕,但是对于自己的婚姻大事,她绝对不会妥协的!

开玩笑!谁会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男人啊!

月上枝头,虽地处南方,金陵的冬天依旧清冷,不一会,天上竟窸窸窣窣地飘起了小雪。言和不禁打了个寒颤。城里恐怕是不能久留了,现在不如一直往西走,越过紫荆山,便出了金陵城,躲上两三个月,这事应该就能糊弄过去了。

不过现在,言和回头看了看肩上的薄雪,天冷地滑,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找个地方落脚才是。

还好,没过多久,言和便看到前方有一座小房子,窗里隐隐透出温暖的烛光,言和喜出望外,急忙向小屋走去。

 “请问有人吗?”言和礼貌地敲敲门,过了许久才从里面传来声音,“稍等。”

开门的是一个温润的少年,他看着眼前的人,眼中似闪过一丝喜悦,然后礼貌地请言和进屋。

一室,一案,一壶茶。

“寒舍不雅,请谅解。”少年看言和四处打量着简陋的小屋,歉意地笑笑。

“没有没有!”言和连忙摆手,既然寄人篱下,能遮风挡雨即可,她又怎么会嫌弃呢。

少年笑笑不再言语,专心摆弄手中的茶壶。

言和看他气度不凡,应该也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怎么会独住于此呢?想着,不禁问出口:“公子为何独住于此?”语毕,才发现这样直接似乎不太妥当。

好在那少年不是很在意,他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唉,成亲当天新娘子跑了,我只好在这等她了。” 

言和立刻不说话了,心虚地笑了笑,希望乐正家的大少爷千万不要这么傻。

“唉你说她为什么要跑啊?”少年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尴尬,还一个劲地追问着。

“额……”言和只想跳过这个话题,于是随口一说,“大概你们没见过面那姑娘害怕吧。”

“我们见过的!”少年理直气壮地回答,“八年前的上元节我帮她画过灯笼的!”

言和轻啜一口热茶,混沌的大脑也清醒了许多,似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八年前?那么久远谁还记得?”

“可是我还记得啊,言和。”少年放下茶杯,缱绻的目光里溢满苦笑,“我记得啊。”

话音刚落,言和手上的热茶倾上手背,留下一片微红。然而她似是没感到一般,只是直直盯着眼前的少年,惊讶地连话都说不连贯:“你!你!!”

“在下乐正龙牙,是你今天丢掉的未婚夫。”龙牙一遍回答,一遍心疼地掏出手帕,为她擦去手上的水渍。

言和下意识站起来就想跑,然而却被人从身后一揽,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又想跑?”龙牙凑近她已红透的耳朵,“我可从不犯相同的错误。”

身后的手臂紧紧环绕着自己,言和心里又急又怕,“你放开我!我不嫁!”

“理由?”言和听着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湿热的呼吸离自己好近,本就一片慌乱的心跳得更快。

这个妖孽哪里来的回哪去!还我刚才的温润少年!

“我不信你!”好不容易摆脱了龙牙的怀抱,言和迅速躲在离龙牙最远的角落里,“乐正家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再与我家结亲就又有了一大笔财富了,有财有势,你迟早要娶一堆乱七八糟的女人。我才不要和他们共享一个男人!”

龙牙听着言和喊着这段毫无逻辑的话,忍俊不禁,“我说阿和,你都想的什么乱七八糟。”他向言和的方向走了两步,停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还是说,你在吃醋?”

毫无意外地看见言和气急败坏,想冲过来又不敢的纠结表情,龙牙忍俊不禁。

算了,反正这种事男人主动点也是应该的,既然你不过来,那剩下的路还是我来走吧。

大步跨去,龙牙再一次把倔强的女孩拥入怀里,“阿和,你连机会都不给我,我怎么让你相信我?”乐正龙牙认真地看着她,“我从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你,这颗心就再也容不下别人,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呢?”

“我……”言和说不出话,她努力回想着,那个积极帮她画灯笼的小男孩。

“画什么?”男孩的鼻尖还有点点墨迹,开心地问他。

“雪花!”小言和兴奋地说。

“笨蛋,雪花是白色的,在白纸上画出来就找不到啦!”小男孩好像生气了,用手戳戳言和红彤彤的小脸,看着言和委屈的表情,还是叹口气。不一会,一条栩栩如生的墨龙便出现在灯笼上,小男孩拍拍手,匆匆离去前还威胁道:“不许把我忘了!我还要娶你呢!”

可她终究还是把他忘了。

“阿和,说你相信我。”诱惑的声音把言和拉回现实,言和抬头看着龙牙俊朗的脸庞,扑哧一声笑出声:

“不要~”

看着龙牙目瞪口呆的傻傻的表情,言和弯起嘴角:“以后可就只能帮我一个人画雪花哦!”

龙牙立刻就反应过来,和八年前如出一辙,不过却是在言和的脸颊上落下一个轻吻,“笨,雪花画在纸上就找不到了。”看着怀中人儿通红的小脸,他的心中慢慢都是喜悦,“看,外面下雪了,都是你的。”

“我知道……”言和害羞地埋在她的怀里,“要不我才不来借宿呢。”

“阿和”,龙牙满足地在她的头顶蹭蹭,“其实我想说,你们家那点钱我家其实还真看不上。”

“你!”不顾怀中人的挣扎,龙牙又补充道,“还有,刚才你喝过的茶杯是我用过的哦!”

言和气急败坏,刚要抬头痛骂,却被温润的唇封住了剩下的话语。

雪夜无声,偶尔随风闪烁的烛光在简陋的墙上投下交融的身影。

手指交错,愿这辈子不会再有谁错过谁。

第二天,乐正家的第二次迎娶终于成功。珠帘下言和的羞涩的脸庞,高马上龙牙发自内心地微笑,阿绫抱着雪白的小狐狸笑成一朵花,就连平日不苟言笑的乐正丞相终究也是面色和霁。这一切都成就了金陵城的一段佳话。

第三天,某人应请全城人吃饭而破产。还好乐正公子大笔一挥,揽下了所有的账单,只可惜某人却没有逃出被乐正言氏痛揍一顿的命运。

评论 ( 3 )
热度 ( 20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