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金陵三记(三)

※※写在前面※※

※刀片不好吃,再也不想写了




牵丝戏

西陵镇是个很小的镇子,但却是东西来往的交通要道,整个城镇虽小却着实热闹。而最近的热点话题,则是最近从东方来的人偶师。

听说那个人偶师年纪轻轻却精通人偶的操纵术,更令人惊叹的是,她的人偶没有线依旧操纵自如。于是很快地,这个消息便在镇子里传开了。

言和看着简易台子前围的人越来越多,心里又高兴又着急。生意好她当然开心,但同时也意味着今天又要很晚才能回去了。

前面催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言和也没时间多想,她只能双手合十匆匆向后台喊了一句:“龙牙你在后面乖乖等着,今天可能要晚点回家。”说完便急忙向前台跑去。

后台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回应。

今天的人偶戏结束时已临近宵禁,好心的巡逻小哥帮言和把东西收拾上车,最后对着那个大型人偶不知所措,言和笑笑看着他尴尬地样子,然后像那边招招手:“龙牙,过来!”话音刚落,龙牙便僵硬地应声走来。

“神奇啊!”小哥不禁赞叹。就在他好奇地想摸摸龙牙时,却被言和一把抓住手,语气颇为强硬地拒绝道:“别动他!”

或许是被言和的气势吓到了,小哥唯唯诺诺地答应了,嘱咐了言和几声,便急忙离开了。

言和看着他在夜色中逐渐消失的身影不禁扶额,每次都是这样,一牵扯到他的事情总能让她总是能失去理智,三年来怎么都改不掉这个坏习惯。

算了,反正也改不过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言和苦笑地把龙牙扶上车:

“回家啦,龙牙。”

 

言和和龙牙最近一直住在城外的一处小房子里,言和很喜欢这个小房子,一如当初龙牙找到她的那间。

就着烛光,言和平静地半跪在地上,像三年年来的每一天一样为龙牙活动关节。曾经灵活的身体现在如同生了锈一般咯吱咯吱作响。言和假装没听到一般,不在意地和龙牙扯着家常,却不自觉红了眼眶。

西域偃术,是言和还是言家大小姐时从一本话本子上学来的,她记得当时还在为操纵了一个小木偶而高兴不已。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种奇淫巧术居然会被自己用在心爱之人身上。

三年前,皇帝担心乐正丞相府一家独大,乐正灭门。乐正绫被提前送出家,剩下除了逃出去的言和和龙牙,无人生还。

其实言和再回想起那段记忆时,发现最难过的不是在逃亡时的担惊受怕,而是在已经安全的山林里,抱着奄奄一息的龙牙,那种无助的茫然。怀中濒死的爱人,无处可去的未来,绝望紧紧笼罩着言和。举目天下,不会再有他们的容身之所了。

之后,在紫荆山上,在那间小屋里,凭着破碎的记忆,言和把龙牙制成了人偶,没有声音,不会动,如此呆滞的龙牙是言和从来没有见过的。那时她仿佛疯了一般又哭又笑,可面前的人却不会再给她任何回应了,不会抬手为她擦泪,温柔地说“我在”了

三年来,她开始一步一步教会龙牙走路,教会龙牙对外界产生反应。言和不再想如何反抗那股压在头顶的力量。她也不想再去追查什么,她只想和他安静地过一辈子,就够了。

言和把龙牙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像曾经的每一个晚上一样,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念出,试图让龙牙感受到声带的振动。虽然龙牙毫无反应,言和却想起了另一件事。

那时她刚刚嫁到乐正家,龙牙作为乐正家的长子,每天早上的剑术是必修课,而言和最喜欢的就是看龙牙练剑。

庭院中飞舞的身影,在树旁挑起的剑花,言和就在一旁痴痴地看,然后在龙牙休息的时候乐颠颠地递上一杯水。

“就像街上的花痴少女一般。”乐正绫如此评价自己的嫂嫂。

那又怎样,自己的夫君不花痴还准备给谁花痴啊。言和听见这话向来白阿绫一眼,然后继续星星眼望着龙牙。

龙牙对自己的小妻子真是哭笑不得,他摸摸言和的头,意味深长地劝道:“下次早上多睡一会,毕竟你晚上累啊……”

言和的脸染上绯红:“阿绫还在呢……”

“我不在!”当事人立即否认。

一瞬间院子充满欢声笑语,这时候龙牙总喜欢拉起她的手放在脖子上,嘴里轻笑着说:“笨蛋~”

手心处喉结的颤动,仿佛和心跳成了同一鼓点,停不下来

“笨蛋……”昏暗的烛光下,言和拉着龙牙的手,眼泪不自觉地滑过脸庞。这么多年,她以为自己很坚强了,可是还是没出息地哭了。

她割破手指,将殷红的鲜血喂进龙牙嘴里,“好梦。”眼中含泪,言和微笑着说。

第二天,言和睁开眼,却是一片漆黑。

天还没亮吗?她在心里默默地想着。摸索着下了床,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天黑。

而是自己看不见了。

偃术本是用来操纵木偶的,但言和却逆天行事将人制成偶,用鲜血喂食。很久之前她就遇见一个老头警告她要付出代价的,但她一直想只要在代价到来之前让龙牙恢复正常就行了。现在看来,也许是她太乐观了。

“龙牙?”言和试探着出声,听见机械的脚步声向自己靠近她才放下心来。她靠感觉轻轻环住龙牙的腰,难过地说:“怎么办?我要是走了你怎么办啊?”

但没有人在黑暗的世界里回答她。

代价出现后发展得太快了,在小房子住了三个月,言和发现自己的身体的状况急剧下降。视力,听力,行动力都在逐渐地消失。自己是要变成一只人偶了吧,言和有时候这么想,龙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僵硬的躯壳束缚住了灵魂,不能说不能动,龙牙他,是不是在这样的世界生独自活了三年了呢?

她在床上努力牵住龙牙的手,要是以前她一定笑着向龙牙打趣道:“看,我跟你一样了。”可现在,却连扯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

言和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自私,她将龙牙在这个世界强行挽留了三年,陪伴自己,可却没有看到龙牙一直在在独自挣扎。如今又是自己要先离开了,然后依旧空留他一人品尝寂寞。

日子开始变得苦涩而漫长,没有丝毫趣味。直到最后一天龙牙安静跪在言和的床边,漫无表情,眼神依旧毫无焦距。言和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像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一如她的一生,波澜起伏,可最终还是没有等到他。

“龙牙,对不起……”言和已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可她依然尽全力张开嘴说着,假装龙牙这样就能看见了。

久违地在黑暗中看见刺眼的白光,在言和即将踏进白光之前,她听见耳边模糊地传来熟悉的声音:

“笨……蛋……”

 

Fin.

评论
热度 ( 5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