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双蓝组】程序员的胜利<一>

S市,星期一,八点差十分,又是一个忙碌的早上。

上班族们低着头匆匆走着,街上已鲜有学生的踪迹。

不过请注意,是鲜有,而不是没有。

洛天依开心地走在上学的路上,大海反射的阳光像是海面上跃动的宝石。海风吹来咸咸的空气,让天依不禁回忆起昨天吃的海鲜薯片,鲜香,美味。

天依就这样沉浸在回忆中,手不自觉从书包里掏出一包薯片,撕开包装的刺啦声,咀嚼薯片的咔嚓声,在天依听来都如天籁般悦耳。

人生真美好啊~天依正感叹着,然而,只听见学校上课的钟声响起,惊起了阵阵白鸽。顿时,她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

完……完蛋了!周一就迟到,一定会被班主任灭口的!

可是……天依为难地看着手中已经打开的薯片,零食是不能带进学校的,难道她注定要和亲爱的薯片生离死别了吗!

天依东张西望,忽然恰好发现不远处的海岸似乎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她心生一计,于是急忙跑过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把薯片往那人怀里一塞,语速飞快:“那个薯片先寄存到你这!我晚上放学来取!千万不能偷吃啊!”然后也不管那人有没有听见便急忙跑向学校,跑了一百米不到,天依像是不放心似的,又回过头大喊:“千~万~不~要~偷~吃~啊~”

似是对少女的“呼唤”有了反应,那人手指动了动。

 

摩柯真正清醒过来时已经临近傍晚,海水粘在身上很不舒服,在海中长时间浸泡的伤口只剩下麻木的疼痛。他小心地活动着四肢,所幸没有骨头上的损伤。慢慢地坐起来,一袋薯片应声落地。

???薯片???

摩柯这才想起来早上清脆的声音,好像……这是有人寄存的?

浑沌的大脑开始清醒,摩柯渐渐想起昨晚的经过。

男人举起枪时,他下意识地打开了眼睛上的速度检测装置,配合上减速镜片,他有把握躲过子弹然后趁乱逃跑。

然而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顺利,尽管看到了子弹出膛的轨迹,但速度依旧远远大于他的反应速度,于是头还没有偏到足够躲过子弹的角度,眼角便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紧接着左眼被殷红覆盖,他只好借着子弹的力度,先翻到海里,逃脱男人的视线。

不过摩柯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在滔天的浪花中,他突然听见了“突突”的发动机声。“不是吧……”他自己都有点不可置信,可是那艘本应离开的快艇确实是朝他开了过来。

但是,毕竟是狗屎运。摩柯根本没有力气也没有能力登上疾驰而过的快艇,只能勉强把自己挂在船舷上。

在海中被拖行的感觉并不好受,还没开多久,疲劳和伤痛便铺天盖地而来,摩柯陷入黑暗之中。

 回忆完毕,摩柯取下眼镜,按了几个键都毫无反应,看来是彻底坏了。他有点苦恼,没法和绯取得联系,他便无法清楚现在的局势。

很是麻烦。

正在苦恼之际,摩柯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朝这边跑来,不,确切说是朝自己。

摩柯不禁提高了警惕,如果是组织的人,那现在毫无反抗之力的他死定了!

夕阳把影子拉得很长,飞奔的女孩子的裙摆随风飘扬,脸上带着奔跑过的红晕,发髻随着脚步在头上一跳一跳的。仿佛没有看到摩柯紧张的神色,气喘吁吁地伸手:“薯……薯片……”

天依本不用这么急的。放学后的她被同学邀去逛街,走到超市时她才想起自己心爱的薯片还寄存在陌生人那里,二话不说连招呼都来不及和同学打就急忙往海边跑来。还好这个人还在。

天依满心欢喜地从摩柯手上接过薯片,一本满足地吃了起来。看着天依吃得那么香,摩柯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了。仿佛为了回应大脑,肚子也“咕”地叫了一声。

天依歪着脑袋看着神色尴尬的摩柯,然后试探地问:“你……要不要来我家吃饭?”

话音刚落,摩柯便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天依,直到天依窘迫地想收回刚才的话时,摩柯才缓缓绽放一个微笑:“要!”

摩柯的算盘打的很清楚,他现在身无分文,有人收留是最好的了。女孩家一定有电脑,有电脑的地方她就一定不会输。

但摩柯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在飞速考虑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时,天依还沉浸在他刚才的笑容里。

像是灿烂又天真的迎春花,可真好看啊~

 

天依住在一个单身公寓里,摩柯并没有问她为什么独居。小小的房间到处都有零食,天依随手拿了根棒棒糖扔给摩柯,“你先坐那休息,我先给你处理伤口。”

还没等摩柯拒绝,天依就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一板一眼地为他包扎起来。

摩柯有点内疚,他只想找到一个能落脚的地方,没想到女孩竟然对他这么照顾。

“谢谢。”他红着脸对天依说,换回了一句元气满满的“没关系,你帮我保存薯片了嘛~我去做饭啦~”说着就跑去厨房忙活。

摩柯很少与女孩子相处,于是有点好奇现实中的女孩子做饭是什么样子。也许就像轻小说里那样,带有花边的围裙,一边做菜一边哼着小调……

按捺不住好奇心的摩柯蹑手蹑脚地移到厨房门口,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

熟悉的食物,熟悉的步骤,熟悉的味道!

果然小说都是骗人的!独居女孩子擅长厨艺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诶,你怎么过来了?我特地为了你做了香菇炖鸡面~好好补补,看你瘦的~”说着,天依捧起了自己的红烧牛肉面,一脸满足地吃了起来。

摩柯看着两碗康X傅方便面,心情很是复杂。他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地问:“你家冰箱在哪?”

天依嘴里都是面条,只好给他指了指厨房的角落。

摩柯没有抱太大希望地打开冰箱门,然后再一次石化了。

果然!人不可貌相,冰箱不可斗量!

冰箱里塞得满满的,从肉类到奶制品,摩柯甚至在一堆蔬菜中还看见了南美大虾的尾巴!

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

摩柯利落地从冰箱里抽出一块上好的里脊肉,然后毫不犹豫地钻进厨房,熟练的刀工让偷看的天依目瞪口呆,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大概是捡到宝了。

在天依的满心期待下,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糖醋里脊端上了桌。

“我……我可以……吃吗?”嘴上问着,天依已经拿起筷子,目光灼灼地看着摩柯。

摩柯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说:“本来就是给你做的。”

“天啊,你真是太厉害了!”天依看着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的菜肴惊叹,出于好奇,她还是先问了一句:“你该不是厨师吧!怎么就在海边躺着了?”

摩柯刚才做饭的时候就想好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于是绘声绘色地给天依讲了一个感人至深的有关海难的故事,果不其然,天依的眼眶都湿了。

女孩子可真好骗啊~

“别难过,我会替我的家人好好活下去的。”摩柯假装苦笑地说。

“好……好……吃!”天依怕被抢似的又急忙往嘴里塞了几块,“好久都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了!”

“喂喂!你有认真听我说话吗!”

“有啊~你刚说的那个故事我在论坛上看过,说(suo)以你是肿(zen)么掉刹(xia)海的呀?”天依含糊不清地说,腮帮子鼓得像一只小仓鼠。

摩柯不想和天依说话并且给她夹了一块里脊。


吃饱喝足,天依乖巧地去厨房洗碗,保姆阿姨回老家嫁女儿,这几天她都是靠泡面和零食过日子,摩柯的突然到来,让天依发现这个屋子又像家了。

同样感觉的还有摩柯,一个人独居了快十年,与他相伴的只有电脑和绯——可是绯的程序也是他写的,这和自言自语并没有什么区别。今天看着天依吃得那么开心,他突然有种超前的满足感,就像当初他第一次拿到编程比赛的第一名一样。

虽然很麻烦,但并不排斥。

“我说……”天依洗完碗,有点不好意思站在摩柯面前,“嗯……如果你没有地方住,啊我是说如果!嗯……可以先住我家……反正我一个人……”话还没说完,她被摩柯一把拉进怀里。

“你知道你刚才说的对一个男生来说算什么吗?”摩柯放低了声线,天依的心不禁漏跳了几拍。

“就是想收留你的意思啊。”天依抬头,无比认真地直视摩柯的眼睛。两人的身高并没有差很多,摩柯看着近在眼前的天依,突然红了脸。

一个人的眼睛不会说谎。

啊啊啊这个笨蛋幸亏我是个正直的人!

“知……知道了,那就……打扰了……”摩柯蓦地放开天依,自己的脸反而先烧了起来。

天依并没有在意他异常的样子,听到摩柯同意了恨不得一蹦三尺高!太好了!有长期饭票了!

“太好了!那个,我叫洛天依!你呢?”少女兴奋地摇着少年的手。

温热的感觉从手心传来,少女小小的手很柔软。摩柯有点恍惚,他本能地想抽出手来,可只好尴尬地扭头,满脸通红地低声说:“徵羽摩柯。”

 

那天晚上,他仿佛看见天依的眸子里盛满了星星,闪闪发光。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6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