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一>

※大家好我又来挖坑了

※玛丽苏剧情向,原创女主,之后会放出女主人设的

※看完了小说尽量不OOC,如果OOC严重请务必温柔地告诉我

※CP为太宰,毕竟我是重度太宰厨

※以上都ok的话希望你能喜欢,笔芯

※P.S.双蓝组的文先停更一下,我需要整理一下思路

※※※※※


<一>重逢

今天的侦探社,原本也是风和日丽且平静的一天。

太宰治坐在窗台上,一边看着《完全自杀手册》,顺便打量着街景。街道上的人依旧忙碌着,就像在轨道上疾驰的火车,规规矩矩。

不过这样的平静也不错。

然而,当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进入侦探社大楼,就像落入水中的石子,瞬间打破了这份平静。

“不是吧……”他在心里怀疑着,但又努力说服着自己,“毕竟,那个家伙……”

就在他犹豫时,接待员在门口招呼他,脸上带着迟疑的神色,“太宰先生,有个女孩找您。”

“诶~~~”唯恐天下不乱的事务所开始不约而同地起哄,医生与谢也晶子坏笑着用手肘捅捅他:“不错嘛太宰,终于有女孩子愿意和你殉情了?”

“哼,可别是在哪里惹上了桃花债。”国木田独步在旁边冷冷说道。

就在大家还在打趣太宰时,门口出现的女孩却让整个事务所陷入沉寂。

满是伤痕的手臂上挽着破碎的西装,腹部不断扩大的血迹,凌乱的发丝遮住大部分脸庞,可明明是如此狼狈的样子,女孩的脸上却挂着微笑,眼睛在捕捉到太宰的一刹那绽放出光芒。

“老师,好久不见。”

太宰看着说完话就倒在地上的女孩,一向淡漠的眼睛里少有地显露出惊讶。

“幸?”

 

山崎幸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冰冷的病房里有着令人讨厌的消毒水的味道,她努力整理着混乱的思绪,却无意看见床前的黑影。

“呀,醒了?”借着月光看书的太宰治淡淡地说。

 “老师,”幸挣扎着坐起来,腹部的枪伤隐隐作痛,但她还是勉强向太宰弯了下腰。

太宰看着她隐忍的表情倒也不说什么,他的注意力仍然在书上,漫不经心地说:“什么情况。”清冷的语气让幸恍惚觉得他们仿佛还在四年前,那个黑暗的港口时代。

 “我叛逃了。”幸同样轻描淡写地说,仿佛说的是和自己毫无关联的事情。

“诶~为什么?”太宰翻了一页书,“我听说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可以提升为干部了呢。”

“老师很清楚嘛。”幸盯着眼前的男人,曾经一成不变的黑西装变成了更加温和的卡其色大衣,但冷冰冰的本质依旧没变。

“因为没有太宰先生的黑手党,实在太可怕了呀。”

太宰沉默不语,幸也不是话痨。病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仿佛一场无声的拉锯战,不过这样的比赛幸自信还没有输过。

半分钟后,果然太宰先出声了:“在天亮之前离开吧。”

突如其来的逐客令让幸吃了一惊,她不敢相信地重复:“离开?”

“嗯,”太宰站起来,目光终于聚集在她的身上,“不要在侦探社呆着,离开吧。”

不,这和之前自己计划的不一样。熟悉的不安席卷了整个心脏,幸不顾一切地把自己查到的情报一股脑地吐露出来:“那为什么泉镜花可以?为什么中岛敦可以?”

太宰已经走到门口了,他仿佛在思考些什么,然后低声说:“那不一样。”

房间只剩下幸一个人,她放弃一般地躺在床上,心里隐隐作痛,尽管并没有受伤。

好讨厌。


TBC.

评论
热度 ( 26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