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二>

※今天早点更,要不早上又起不来了

※收到很多人的小红心谢谢大家了~

※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要温柔告诉我呀~




<二>枪袭

与谢也医生走进病房时,里面早已空无一人,大开的窗户带来阵阵凉风,吹起了花瓶下的小纸条。

“感谢款待。     

山崎幸”

“所以,你的女朋友跑了你一点都不着急?” 医生拿着小纸片,看着太宰凉凉地说道。

“呀呀医生您可别乱说,不过是一个旧识罢了。”太宰急忙摆手否认,可又不禁想起昨晚的事情。

女孩在房间里隐隐哭泣的声音他在门外听得一清二楚,可是理智和直觉都告诉他做的没错。

国木田突然插嘴道:“昨天的监控显示,那女孩是在你离开医务室后不久离开的。太宰,该不会是你赶走她了吧?”

“喂喂!国木田君!我在你心中就是如此残忍的一个人吗?”太宰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眼睛里充满了泪花,“我明明只是和她谈了谈心而已啊~”

谈心并且给了建议,剩下的路,是她自己走的。

 

另一边,“欢迎光临~”敦和镜花走进楼下的咖啡馆,久违空闲的早晨让敦格外舒畅。

“我要一杯卡布奇诺,镜花酱要什么?”敦一遍低头看菜单,一遍问镜花,然而过了好久都没有回音。

“镜花酱?”他奇怪地抬头,这才发现眼前的女孩已经颤抖地说不出话了。

怎么回事?他想问问女仆,结果在他看见女仆后也傻眼了。

“山崎前辈(小姐)?!”

“小声一点啦~”身穿女仆装的山崎幸急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左右看看,发现并没有客人注意这里才安下心来。她埋怨地望向两个人:“你俩不至于吧?我又不是鬼。”

“山崎小姐,您没事了吗?”敦急切地问道,然而话说出口就后悔了,看她苍白的微笑怎么可能没事嘛。反倒是幸表示:“嗯,没问题哦~小伤罢了。”

相比敦担心的样子,镜花习惯性地对黑手党的人抱有恐惧,低下头颤抖着声音:“山崎前辈……”

“嘛嘛~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女仆而已啦~大~小~姐~”幸俏皮地说,话音刚落,就看见镜花哆嗦了下。

啊啦,好像安慰错了。

正当幸还想说些什么时,脑中仿佛感知到了什么,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她用力把敦和镜花按到地上,紧接着,密集的枪声从窗外响起。

 

“枪声?”四楼的侦探社也听见了,国木田顾不得教训太宰,急忙把身体探出窗外查看情况,只看见几个黑色的身影闪进咖啡厅,紧接着便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声。

“不好了!”谷崎润一郎从门外冲进来,“不明武装分子闯进咖啡厅,现在劫持了几名顾客和女仆,敦和镜花也在,不过他们现在不知道要如何行动。”

太宰治在听到“劫持女仆”时神情一动,然后迅速和国木田对了眼神。后者立刻下达命令:“太宰和谷崎,和我下去。”

“了解~”接到命令的太宰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咖啡厅里已经是一片凌乱,敦和镜花紧张地躲在角落,不远处四个劫匪劫持着人质,其中包括山崎幸。

幸感觉自己不太好,腹部传来的阵痛让她本能地想弯下腰,但脖子前横着的匕首又不得不让她保持站立的姿势。

太宰等人赶到时便是这样一个场景,坐在桌上的人应该是这些人的老大,他扫了一眼来人,缓缓出声:“如果不想这些人死,太宰君,还请你把手放在那两人身上。”

国木田紧皱眉头,这些人将他们的能力都一清二楚,恐怕不是等闲之辈,他向太宰使了个眼神,太宰治不情不愿地把手搭在他和谷崎身上,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哎呀我可没有摸男人的习惯。”

这个时候你少说两句会死吗?!国木田在心里狠狠吐槽。

“很好,感谢合作。”男人勾起嘴角,“那么我们可以算账了呢。”

“希望你们现在马上向军警出面放出我们的首领,否则,”男人停顿了下,从旁边扯过一个人质——恰好是幸,“小姑娘的命可就说不好了哦。”

“是上周抓到的贩毒团伙的人。”敦压低声音对镜花说道,“现在怎么办?怎样才能不伤害山崎小姐的前提下救下她?”

“你在说什么呢……”镜花喃喃道,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脸色苍白地看着幸的方向,“现在只希望那些人不要死得太惨。”

“哈?”

“好的,我明白了。”另一边的太宰笑着答应,“我现在就去。”然后不顾国木田诧异的眼神,向幸华丽地鞠躬,“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闻言幸就嘤嘤嘤地哭了起来:“说起来,我才来这工作第一天,说起来为什么是我啊?”

那男人看不清幸的表情,他只当是怀里的女孩子害怕了,于是沉着声音在她耳旁说道:“那就求求你面前的侦探们救你啊。”

男人没想到,这句话成功地使幸止住了哭声,然后她抬起头,笑着说,“用什么救我?用这个吗?”

男人下意识地低头看去,漆黑的的枪口已经堵住腹部,女孩反手拿着枪,笑着说:“再见了。”

血花绽开的瞬间,太宰治向后撤了一步,国木田和谷崎迅速施展异能力。

男人直至坠入黑暗的前一刻,都没有搞懂,那女孩究竟是从哪里掏出的枪。

失去头目的绑匪们乱作一团,很快都被侦探社制服了。幸虚弱地靠在吧台上,她摸了一下腹部,熟悉的湿润的感觉。

眼前的一切都仿佛蒙了一层毛玻璃似的,脑子里轰鸣不断,她甚至有种现在是否躺在铁轨上的感觉。

倒下的一瞬间,绑着绷带的手及时把她揽入怀里,嘴里还毫不留情地说:“还真是弱呢。”

幸用尽最后的力气嘲讽道:“比不上老师还真是对不起啦。”

 

晚上,太宰把幸放到旁边的房间里后,在自己的房间看着今天咖啡厅的录像。

绑匪们破窗而入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幸故意向绑匪的方向靠过去。

当然也没有人发现她偷偷用的异能。

“【真实的谎言】……吗?”在电脑屏幕洒下一片冷光,太宰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



TBC.

评论
热度 ( 35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