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三>

※蜜汁修改了一晚上的一章

※感谢每一个喜欢和推荐【笔芯

※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轻敲




<三>Lupin

第二天太宰起来,睡眼朦胧地在桌上发现了做好的早点,蟹肉罐头和土司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罐头下还有一张小纸条

“感谢老师的帮助,我先走了。    山崎幸”

太宰叹口气,来到幸的房间,里面果然是空无一人。

“我说啊,”他一边说一边拉开壁橱的柜门,里面的幸低着头蜷缩在一起,“你这个躲在狭窄地方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属老鼠的吗?”

幸的脸早已一片通红,正想抬头辩驳什么,就被太宰一把拉入怀中,调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呐,先吃饭好不好?”

“啊说起来当年你还打算躲在我新买的鱼缸里来着!”太宰一遍满足着吃罐头,一边“不经意”提起当年的糗事。

“那是个意外!意外好吗?!”虽说是事实,但幸仍忍不住反驳。

太宰撑着头看着眼前的小姑娘,眉眼和他离开时没多少变化,或者应该说更漂亮了些。但是却没有小时候听话了,啊啊,果然还是怀念曾经乖巧的小女孩。

“不会在想我没有以前听话吧?”仿佛有读心术似的,幸红着脸瞪了太宰一眼。

嗯,而且小时候没有这么敏感来着。

 “幸,”太宰缓缓开口,看着忽然不知道在期待什么的女孩子,轻轻吐露出残忍的话语,“离开这里吧。”

不管怎样,在他心里,他都希望她能在阳光下欢笑的。

幸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一下,低着头淡定地吃完最后一口,再抬起头时已是泪流满面:

“不想再见到你了。”

 

“太宰!”国木田一声怒吼让太宰回过神来,“今天你又感染什么发呆病菌了!”

“国木田你不懂的,”与谢也医生优雅地吃着和果子,“毕竟你的女朋友还只存在于你的笔记里。”

“医生,别取笑我了。”太宰苦笑着,却又不禁想起早上幸哭着的样子。说起来,那家伙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来着?好像是自己第一次批评她?

其实还算不上批评,那天的训练明明很简单,但幸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太宰轻描淡写地扔下一句:“不想呆在这就滚回去。”,这在黑手党里的每一个人看来都是十分正常乃至可以说“温柔”的一句话,但幸却转身跑掉了。

罪加一等,当时太宰心里是这么想的。

于是他决定亲自去找她回来,然后惩戒。但当他打开房门,只看见小小的身影静静蜷缩在他新买的鱼缸,那一瞬间,一切的念头都打消了。

啊咧,那可是他准备溺死自己的鱼缸诶~难道这个小家伙也有自杀的爱好?

 “不可以哦~小孩子不能乱动大人的……”太宰揪住幸的衣领,把她提了出来,然而话说到一半便闭嘴了,因为他看见幸已经哭的一塌糊涂了,那个词怎么说的来着?涕泗横流。

“我没哭啦!”当事人立刻扭头否认,太宰失笑道:“是是,你没有哭啦~你脸上的水都是我的错觉。”

幸忽然转身埋在他的怀里,抽噎着说道:“老师你不要不要我……我会好好努力的!”

听着女孩子在怀里颤抖的声音,太宰突然蹲在地上笑了,他一边笨拙地安慰着怀里的小女孩,一边说道:“你乖乖的,我就要你。”

当时的少年随口一说的话,被女孩记了很久很久。可这句话却成为少年人生中无数谎言之一。

太宰看着面前的电脑,突然没心情工作了,于是他决定趁着国木田不注意时,下楼买杯咖啡先。

 

“小幸啊?今天没有来哟~”吧台后的男人说道,“今天她请假说心情不好,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才工作几天就心情不好……”男人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那还真是可惜啊。”太宰随口回答,“说起来,我好像没见过你呢~”

擦杯子的男人顿了一下,歉意地笑着:“我是新来的店长,。”

这样啊,仿佛了解了什么似的,太宰善意地笑笑,没说什么。

 

太宰找到幸时,已经是午夜了。漆黑的小巷子里,太宰看着无比熟悉的招牌,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进去。

“老板,一杯番茄汁。”他大声招呼着,顺便坐在幸的旁边,把她面前的气泡酒拿到自己前面。

幸勉强抬头看了一眼太宰治,在她的视线里,男人身边飞舞着星星,她轻笑一下:“太宰,你来啦。”

啊,这家伙喝醉了。太宰不禁内心吐槽,每次都是这样,幸一喝醉就会直接叫他名字。太宰感觉有点头疼,这之后再把她带回家就有点困难了。

“幸,喝完这一杯,我们就回家哦。”太宰把番茄汁往她面前推了推。

“不~要~”幸坐起来醉意朦胧地看着他,“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回什么家。”说着,她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撇下嘴,“那天我都哭了,可是你还是走了不是吗?”

太宰明白幸说的是什么,他的最后一次任务,是和她一起的。他还记得,那时候小小的孩子明明已经成长成能独当一面的黑手党了,但仍然哭着拉着她的衣角:“老师,你是不是走了就不回来了。”

那时候一心想脱离黑手党的自己连谎都懒得撒:“嗯,不回来了。”

“那我怎么办啊?”幸啜泣着,“老师你不要我了吗?”

太宰冷漠地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忽然绽放出一个极其温柔的笑容,在幸看来,就像旅人在沙漠里突然发现了一泓清泉,那样迷人。

“你们要学会自己长大哟,坚强点,芥川君就拜托给你了。”

喝醉的孩子是不讲道理的,幸一把抓住他的领子,恶狠狠地说:“太宰你个大骗子!你说我乖乖的,你就要我的!可是你还让我走!走你个头啊!”

 “抛弃这种事……明明一次就够了啊……我明明那么……” 幸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太宰没有听清最后几个字,过了一会,从太宰胸前便传来熟睡的呼吸声。

原来还是在怨恨着自己啊,太宰轻抚着她的后背,有时候他自己也想过,是不是扔下幸和芥川,就这样一走了之太不负责任了。可是不管思考多少次,他都想不出在当时来说更好的选择了。

他不能保护他们一辈子,人,总得一个人学会长大。这个道理没错,哪怕会溺毙在孤独之海。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5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