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四>

※突如其来要开始写论文了,大概不能日更了

※本章一个很渣的案件,不是很重要,所以不要在意更渣的解释

※感觉是不是剧情太多了,那下一章来谈恋爱吧

※感谢每一个关注和喜欢和推荐和评论,泥萌都是小天使!【笔芯



<四>助手

那天之后,太宰治对离开的事情闭口不谈,山崎幸也顺其自然地住进了他的房子。

这件事被国木田独步知道后十分不开心,对太宰毫不留情地训斥之后,又是耳提面命地叮嘱了幸半个小时。

“呐,我说国木田先生是不是过度紧张了……”幸虚脱地趴在吧台上,要不是到了处理文件的时间,她还不知道这场“安全讲座”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一旁的直美幸灾乐祸地笑着:“快感谢国木田先生超规律的日程吧,毕竟太宰先生是有前科的,每天都准备和那~~~~~么多女性殉情,在他看来一定太宰先生是花花公子的代言呢~”

幸歪头想了想:“老师的女人缘确实很好啊~喜欢他的女性大概能绕横滨三圈?”

“不是吧!”直美一脸惊讶,连咖啡都顾不上喝了。

“当然是开玩笑的。”幸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国木田进来的时候,幸正撑着头微笑地看着笑得花枝乱颤的直美。某个瞬间,国木田感觉自己仿佛透过幸,看见了刚入社的太宰。

明明在笑,可笑容从来都只浮于表面,从来不曾到达眼底。

看不透。

不过也没有时间来思考这个,国木田径直走向直美:“呐,直美,下午有时间吗?”

 “没有啊~”直美抱怨着,“我可是忙里偷闲下来和幸酱聊天的,上次事件的报告还没有整理完呢。”

“啧,这就麻烦了,”国木田有点苦恼,“警方那面拜托乱步先生去调查,可是大家都没有时间去陪同……”

“什么事件啊?”幸一边擦杯子,一边好奇地问道。

“政府官员的离奇死亡事件,”国木田环视四周,靠近她们压低了声音说,“在现场警方发现了一些毒品,不好公开调查。”

幸仿佛突然对这个案件很感兴趣的样子:“诶~要不我去吧~我下午可以请假。”

“你?”国木田怀疑地看了她一眼,“你又不是侦探社的调查员,这样不太好吧。”

“没问题的!”幸自信满满地说,“只是当乱步先生的助手的话绝对没问题~说起来,我对横滨也很熟悉的。”

碍于侦探社实在抽不出什么人手了,国木田只好勉强答应,不过他还是表示下午处理完事情便会来帮他们的。

 

下午,乱步终于在咖啡店门口等到迟了半个小时的幸。

“真过分啊,居然让名侦探来等助手桑。”乱步大声抱怨着。

幸在一旁不好意思地道歉:“额,因为找不到老板没法请假的啊。”明明早上老板还在的,幸垂头丧气地想着。

“话说回来,听说你曾是太宰的学生?”乱步问道。

“嘛算是吧,”幸摸摸鼻子,刚想说什么时,走在前面的乱步突然回头,认真地审视了她好几秒,才缓缓开口:“待会做什么都好,不许打扰我破案。”说完,便自顾自地走了。

幸愣了一会,才跟上前面人的脚步。她搜索着脑海里的资料,瞬间了然。

异能力,【超推理】吗?

到达现场后幸才知道国木田所说的“一些毒品”真是谦虚了,凌乱的现场里到处都是血迹和用过的注射器,死者西服革履地坐在桌前,甚至手里还拿着原子笔。总之,整齐到过分的死者让幸感觉,他与这个现场格格不入。

“新人君,你出去调查下毒品的问题。”乱步开口,就是毫不留情的驱逐,“十分钟后,来这接我。”

只有十分钟吗?幸不禁吐槽,还真是吝啬的名侦探呢。

不过有了名侦探的许可,幸也不必在这个无聊的现场呆下去。毕竟,她更感兴趣的东西,应该在外面才是。

幸来到办公楼旁边的小巷里,向上抬头便是被害者的房间。

就刚才的情况来看,死者和毒品应该半毛钱关系都没有。那么既然人已经死了,又何必专门放些毒品在现场混淆视线呢?

“相当不合理的行为对吧~”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但幸下意识地使出异能力,一把手枪凭空出现在幸的手里,还没来得及瞄准对方的眉心,便被对方拍了拍手臂,手枪瞬间消失。

“恩恩很漂亮的反应,”太宰轻轻拍手,看似很诚恳的表扬,“但警觉性这么低的话在我说话的瞬间你就被干掉了呢。”

幸下意识地就想道歉,可突然发现这并不是在黑手党。

而她也早已不是他的学生了。

 “说起来,你可是来保护乱步先生的,光明正大翘班真的好吗?”太宰调侃道。

幸轻轻摇头,仿佛要把那些多愁善感的情绪甩出脑海:“就是乱步先生让我出来调查的!”她理智气壮地顶回去,“老师您好像也在翘班吧~国木田先生呢?”

“我们的工作结束了哦~不过他呀~”太宰突然兴奋起来,“上车时他慢了一步,所以是我开车过来的哟~”

幸哑然,太宰的车技她再清楚不过了,严重晕车的她每次乘坐太宰的车时,都会直接昏睡过去,然后再诡异地在目的地醒来。幸抬手看了看表,离当初约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没时间斗嘴了,她开始细细调查小巷,然而除了有少量的白粉散落在地上,一无所获。

难道凶手是从这里逃跑的?所以留下了毒品?看着幸思考的样子,太宰忍不住提醒:“认真一点,你看看那些白粉是什么啊?”说着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把伸手放在幸的面前。幸就势凑近闻了闻。

香甜的熟悉的味道。

“是奶粉?!”幸惊讶地叫出,抬头便看见太宰早已了然于心的表情

“那楼上的也是?”幸开口问道。

“谁知道呢,”太宰站起来,拍拍裤子的尘土,“这恐怕是两个事件啊……不过有名侦探在楼上也不用担心什么,不是吗?”

幸就着太宰伸出的手站起来,心里多少有了结论。

办公室并不是案发现场,办公室先进行的是毒品party,然后才迎来来抛尸的真正的凶手,ta看到混乱的现场不得不打消本来的伪装念头,而是就势伪装成官员也死于毒品的样子。

那么接下来,自己的调查方向,就是那些奶粉了。

正好十分钟。

“好啦~是时候去接我们的名侦探啦。”太宰一脸轻松地对幸说。

“老师您呢?”幸开口问道。

“我得赶国木田君醒来之前回去啊~不过话说回来,我一直很好奇呢?”迎着幸疑问的表情,他缓缓开口,“明明是准干部级了,为什么你的叛逃没有人来追踪呢?都这么久了呢~”

幸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便僵在原地,这话无论是谁问出来她都能泰然自若地回答,用什么理由都好。

可偏偏问的人是太宰。

无法欺骗,也无法回答。

始作俑者仿佛并不在意她的沉默,只是走之前揉揉她的头发,低下声音说道:“幸,不管怎样,要小心。”



TBC.

评论
热度 ( 23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