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五>

※不知为何卡了一周的文【土下座X1

※本章意识流谈恋爱

※感谢每一个喜欢和推荐,感谢每一个关注的小天使

※OOC严重的地方请务必轻敲我

※樱井翔生日快乐【因为刷生贺所以更晚了【土下座X2

<五>电话

闲暇的下午,咖啡馆里的人还不是很多,女仆A看着略显冷清的店里,不自觉开口:“最近太宰先生好像很少来了呢~” 

“是啊,”女仆B撑着头附和着,“说起来,太宰先生不在还真有点寂寞呢~诶幸酱,你怎么突然躲到桌子下面了?” 

幸讪讪地笑着从桌子下出来,刚才听见太宰治名字的一瞬间,身体先于大脑做出反应,迅速钻到桌子下,仿佛这样就能躲避些什么似的。

那天,太宰留幸一个人在高楼旁边的小巷里,再次迟接侦探的幸被乱步狠狠教训了一路,但那时混乱的大脑只被一个念头紧紧占据着:

老师他什么知道了!

虽然当初决定从侦探社开始调查只是她的突发奇想,她也想过太宰不同意或发现真相后她应该怎么办,但当事情真正发生时,那些招数便全都化作泡影。

不愧是老师,努力这么多年,她依旧接近不了他。

“幸~”老板突然唤她的声音让她回到现实,“说起来,上次侦探社真是帮了大忙呢~正好我亲自准备了一些咖啡,你给大家送上去——对了,顺便跟太宰先生要一下账啊。”

于是下一瞬间,幸窘迫地端着一盘咖啡,站在侦探社的门口。

“因为是按照每个人的口味调的,一定要分对哦!”幸回忆着临走前老板的叮嘱,深吸一口气,然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

“是山崎小姐啊,”敦热情地把她迎进来,“给我们的咖啡吗?真是太感谢了?”

幸尽心尽责地把咖啡分到每个人桌上,当她低着头来到太宰的办公桌前,迎接她的却是空无一人。

“老师呢?”幸假装不在意地问道,心里却不禁有点失落,就像一个已经准备好答案的学生,可老师宣布这节课不上了。

一旁的国木田听了太宰的名字就来气:“别提那个混蛋,刚出去调查的路上突然说‘有一个很好的自杀方法’于是跑掉了,现在真希望他已经在地府报道了,否则明天我会亲自送他上路!”

幸一边把咖啡摆在国木田的面前,一边附和着:“是是!我晚上回家一定把您的愿望带给老师,不过国木田先生,”幸狡猾地笑着,“上次护送乱步先生的委托费还没有给我哟!”

“什么!”国木田忍住没有喷出咖啡,惊讶说道。

幸立即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对呀对呀,是您自己的说的,我不算侦探社成员啊,所以委托费是理所应当的吧!”

看着国木田吃瘪的脸,幸忍不住绽放出一个笑容。

 

任务结束。幸站在侦探社门外长舒一口气,刚才还满面笑容的她顿时凝住了脸庞。看看了手里已经冷掉的咖啡,她毫不犹豫地走向垃圾桶,面无表情地看着褐色的液体流下。

扑空的慰问品,和扑空的感情。

幸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几天她一直尽量和太宰错开作息,她鬼鬼祟祟地趴在门口听了好久,确定屋内没有活动的声音,才长舒一口气,下一秒又不由得埋怨自己。

正经回个家这么偷偷摸摸的干嘛?!

无力地靠在门上慢慢向下滑,幸烦躁地望着外面的天空。

究竟是什么时候,原本单纯的憧憬开始慢慢变质了呢?

手机在手上震动着,幸毫无意识地凭本能接起来,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便换上了调笑的音色。

“这么晚打电话干嘛?什么?我在干嘛?我在老师家和老师睡觉啊~羡慕吗?”

“啊啦,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呢~”

“话说龙之介你是不是现在又羡慕我又特别想从电话里钻出来打我啊?”幸低声嗤嗤地笑着,电话那边的芥川沉默了许久才冷静下来

“山崎幸,你真的以为你模仿太宰先生的一切,就能离他更近了吗?”

这下轮到幸沉默了,她的手紧紧握紧,语气却更加透露出笑意:“芥川龙之介,我有没有说过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

芥川仿佛还在电话里说了什么,幸的视线开始模糊,她咬牙切齿地低吼着:“你闭嘴!”还没开口说出下一句,手里的手机就从身后被抽掉了。

太宰治面无表情地压掉电话,然后低头看着她说:“你吵到邻居睡觉了。”

明明住在一起,却已经三天没有好好见面了,可太宰偏偏对这一异常现象闭口不提,他神色自然地把幸拉进屋子,然后顺手把手机还给她:“这么晚不进来干嘛呢?” 

幸急忙把手机抢过来藏在身后,欲盖弥彰的样子让她自己都觉得很可笑。她清咳一下,找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很扯的理由:“看夜景啊~老师您看今天夜色多美!”

太宰看了看黑黢黢的天空,嗯,确实挺好看的。

幸觉得这样的气氛实在太尴尬了,绞尽脑汁地想找点话题打破沉默:“啊对了老师今天老板给大家送咖啡了哦顺便老板希望您能赶快把欠的帐补上还有国木田先生希望您能就今天翘班的事情给他一个解释还有……还有……”

幸越说越快,直到脸上传来湿湿的感觉才惊讶地停下来。抬起水汪汪的眼睛,太宰在水雾中模糊了身影。

不是啊,不是这样的。心中的拼命辩解着,努力也好,模仿也好,都是希望能有朝一日能接近他,与他并肩站在一起,没问题的啊!

但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太宰看着无措的幸突然笑了,仿佛触动了什么,像曾经一样,他缓缓蹲下身摸摸幸的头,然后轻轻拥她入怀。

最开始只当她和芥川一样是部下,他要做的只是教他们如何在黑暗中活下来罢了。

那么,这份感觉什么时候开始变质了呢?

明知道她没有叛变,明知道她是带着目的来的,但为什么还要把她留在身边?仅仅是为了协助她调查吗?

太宰生平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焦躁,真相与他,好像只隔了一层玻璃纸,却变成触不可及的距离。

 “幸……”太宰犹豫了一下,还没想好用怎样的语气说出接下来的话才不会吓到幸,突兀的电话铃便响了起来。

他无声地叹口气,接起了电话。

这一耽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出合适的机会说出口。

但是很快他便没有心思考虑这个问题了,直美撕心裂肺的哭声从电话那边传来:

“太宰先生!我哥哥……哥哥他……死了!”


TBC.





※以下是作者的碎碎念,可以跳过不看

对不起说好的本章谈恋爱结果又坑了谷崎小天使。

我现在处于一个拖延症特别厉害的状态,16年4月开lo的原因是想写写同人短篇什么的练练手【毕竟作为一个纯工科生我都嫌弃自己现在的文笔】,然后有朝一日可以去连载网络小说,手里有很多脑洞好想一个一个地讲给你们听,可开了以后基本一个月也就写一两篇罢了。自己又是萌冷cp,关注啊热度啊什么的一直不高,但一直鼓励自己只要还有一个人在看都要好好写~年末看完文豪野犬瞬间爱上太宰治,想让他谈一场普通的恋爱,想有人好好爱他,于是冲动之下开了这篇文,然后才有的大纲,然后就从恋爱蜜汁变成两个人解决事件了。

可能很多地方我表达的还不是很清楚,而且文笔啊什么还很幼稚,但是!我昨天发现我有50粉了……只能用受宠若惊来形容了。50粉必定有点文,之后会专门发一条哒!【等我把之前的债还了……

所以还是很感谢每一位小天使让我有自信继续把这个故事讲完。【鞠躬~

因为听着歌写的可能有些不过脑子麻烦大家理解大意啦~

这里十二,兴趣广泛~欢迎来聊天!笔芯!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