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七>

※本想好好走剧情线啦结果改来改去又变成谈恋爱了

※太宰先生我也想和你谈恋爱

※感谢每一个喜欢的小天使么么~

※如果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务必轻敲哦笔芯!




<七>光

“太宰说一下现在的情况吧。”武装侦探社的社长——福泽谕吉一脸严肃地开口,不止是他,会议室里每一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太宰倒是更轻松一点,他站在站在白板前面,将目前所推断出的一切缓缓道出:

“一周前,侦探社曾将一个贩毒团伙的首领抓获并交予军警。但实际上,咖啡店新来的老板——那个自称为X的男人,才是当初贩毒团伙的真正boss,而当初替他被逮捕的人应该有某种类似于变装的异能,当初押解他的,我记得应该是敦吧,我没有和那个人直接接触,所以也无法判断是不是这样。而X,真名不详,就现在掌握的情报,拥有异能力【献身】,能使普通的食物能变得致命,食用者立即进入一种假死状态,但如果不及时解除能力便会成为真的死亡。顺便说一句,当初政府官员的死亡应该也是他导致的,根据军警后来给的情报,大概是在贩卖毒品的交易上分赃不均导致的。”

“那么,你的那位小朋友呢?”听了太宰的讲述,社长缓缓开口,竟先将矛头指向了幸,“你的那位小朋友在这次事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迎上社长探究的目光,太宰摸着鼻子苦笑道:“她吗,至少现在和我们是一个战线的。”

至少现在还是。

太宰的房间里,太宰前脚刚从门口出去,幸就偷偷从窗户翻了进来。仅仅一个翻窗的动作,就耗费了她剩下所有的力气。

她本想昨晚一鼓作气完成任务,然后立马走人,毕竟太宰已经清楚她的底细了,虽然还没有完全摊牌,但也没有必要再贪恋虚假的温柔了。可没想到那个团伙的火力竟如此强大,光凭自己和一小支黑蜥蜴的队伍居然毫无抵抗之力。而且目前她没法再叫更多支援了,黑蜥蜴支援太多的话,必定会惊动樋口,这样话,芥川也很快就会知道这件事情了。

自己努力来的结果,没必要在最后与他人分享,幸自觉还没有这么乐于助人的精神。

艰难地为后背上好药,顺便小心翼翼地洗了澡,再三确认身上没有火药味和血腥味后,幸才长舒一口气。可走出浴室的一刹那,她又一口气吊在嗓子眼差点没上来。

太宰正在客厅悠闲地吃着蟹肉罐头。

幸努力平复着心情,然后强颜欢笑道:“老师,这么早就回来了?”

太宰淡淡地看他一眼,拍了拍身旁的榻榻米,示意她坐过来。

幸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乖乖坐了过去。

太宰看着她,平静地说:“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幸的脑子一片空白,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艰难地回答道:“老师……指的是什么?”

“那好,我来问,你来答。”太宰仿佛早已预料直接问是得不到什么像样的答案的,于是提出一个更有建设性的建议。

“你昨晚出去了?”

“……”

“想深入那个团伙?”

“……”

“是为了任务还是国木田君他们?”

“……”

“我说你啊……”太宰无奈地笑了,“我当初怎么教你的?这么久不见怎么和芥川君一样,这么沉不住气。”

幸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把脑袋深深地埋在腿里,几番犹豫下终于鼓起勇气,闷着声音说道:“那我可以问老师几个问题吗?”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可颤抖的声音却清楚地暴露出她的不安。

“你早就知道,我没背叛。”

“嗯。”

“也早就知道我是为了调查毒品来的?”

“嗯。”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嗯。”

听到这句肯定的回答后,终于,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知道,这个人,他什么都知道。从始至终,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意着这一切,就像光天化日下掩耳盗铃的小偷一般,偷偷摸摸的样子早就被看的一清二楚。

真是……太狡猾了。

就在太宰以为幸不会再开口时,她却突然没头没脑地开口:“曾经有一次,晚上我执行完任务一个人回去,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我路过老师的房间时还亮着灯,本以为老师还在处理事情,可是从门缝悄悄一看,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是为我亮的灯?”当时的幸这样想着,但很快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只当这些都是巧合。她蹑手蹑脚地进来关掉灯,然后给沙发上的人盖好外套,再轻轻退出来。

“说起来真可笑。”幸的声音开始带有泪意的,“关掉等以后竟有点舍不得,就是那种虽然走惯了夜路,也多少会贪恋光芒的感觉。”

幸仿佛还说了些什么,但声音越来越低,太宰想靠近点听她说,却不料幸缓缓倒在了他的怀里。

听着熟睡的呼吸声,太宰叹口气,最近安逸的生活确实让这把锋利的刀子变钝了,放在以前,仅仅是一个通宵的工作不可能让她如此疲惫。他苦笑着戳戳幸的脸蛋:“就是为你亮的啊。”

那段时间幸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于是太宰开始有意识地将一些工作分配给她。但终究是新人,很多事情都被幸都要手忙脚乱地做到很晚,毕竟还是个小女孩,于是太宰也会特意给她留盏灯。

熟练地给幸的伤口包扎好,太宰抱着幸轻轻把她放在榻榻米上,盖好被子后顺势躺在幸的身边,把她揽入怀里。仿佛是找到了热源,幸往太宰怀里靠了靠,仍然是蜷缩着的样子。

“哎呀呀,从小都是这么睡。”他温柔地笑着,轻轻抚摸她紧皱的眉头,不禁苦笑,“有时候,偶尔依靠下我也没关系的啊。”

“嘛,算了,等你醒来再说吧。”他看着怀里熟睡的她,眼中缱绻流转。

我曾将你拉入黑暗,我愿和你期待黎明。



TBC.

评论 ( 3 )
热度 ( 22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