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八>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白天没思路,躺床上后文思泉涌QAQ

※马上完结咯

※希望你能陪我走完这段小小的旅程啊

※笔芯




<八>告白

清晨,幸睁开眼睛,本以为还在昏暗的壁橱里,可迷迷糊糊地翻身后,却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

!@#@¥%¥&#¥%@#*&(&#

如同陷入混乱的计算机,幸此时连最基本的行动力都消失了,她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人,太宰治笑着和她打招呼:“早上好啊。”

 

幸坐在侦探社的事务所里,冷静地看着每个人或探究或紧张的神色。可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她不管怎么看,都没有看过太宰的方向。

“所以说,山崎小姐并没有叛逃黑手党,而是在侦探社借机调查贩卖毒品的事?”敦努力组织着语言,心情复杂地说道。

“嗯。”幸冷冷地回答,一个字也不想多说。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整个侦探社都这么想着。

山崎幸一直以来给大家的印象都是开朗,聪明,机警,非常值得依靠的人。而如今重新换上小西装后的幸,铺面而来的都是一股冷漠的气息。

“森先生什么时候对毒品感兴趣了?”一旁的太宰漫不经心地说道。

“不是首领的命令,”幸虽没有看向太宰的方向,但还是淡淡地回答,“是我主动要求的。有人曾说过,毒品这东西确实能够获得暴利,却会引起更多的麻烦。更况且,如果有部下沾染上这东西变成废物的话,我也会很困扰的。”

太宰听到一半时便想起来了,那天他用这句话提醒过广津,让他尽快处理掉沾染毒品的部下,回去也原话告诉过幸。

“那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你能解决吗?”最后他是这样问幸的。

而那时,幸是怎样回答的呢?

“只要是老师不愿看见的,我都会全力扫除。”

 “呵,真是可靠的准干部呢~”太宰低头轻笑。原来从那时候开始,她就一直坚定不移地站在自己身边了。

确定幸不是敌人后,事务所的人都稍微松了一口气。但每个人都知道,真正要解决的,还在后面。国木田和谷崎还依然是死神的人质,而目前能救他们的只有太宰。

“强行突破如果没有一支超过100人的精锐小队是无法做到的。”幸大概也能想到他们的想法,在一旁冷冷地补充道。

“所以啊~你们没有我简直就是不行的!”正在大家苦恼之时,嚣张的名侦探从门外大笑着进来,紧跟其后的是不苟言笑的社长。

“居然因为这点小事就乱作一团,真是不像样子啊!”乱步环视办公室一周,一名事务员适当地发出求救信号:“乱步先生,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哼哼非常简单。”乱步自信地回答,“如果不能强行突破的话,就从正常渠道进入就好了!”

“正常渠道?”敦不解,一旁的太宰却立刻了然。

所谓正常渠道,便是从购买方入手,团伙的安保总的来说还是针对外部的,而对于买家来说,必然是有一个更加安全的通道可以直达内部。

“所以,”一直没有开口的社长发话,“这次任务就交给太宰和山崎了。”

前者倒是无所谓地答应了,幸却大吃一惊:“我?福泽先生,我可不是侦探社的成员,您无权……”

“我会付报酬的。”福泽谕吉打断她,很显然之前在国木田那里听到了些什么。

“这不是报酬的问题!”幸皱眉反对道。

福泽谕吉停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我认为,森先生也不想让那些东西出现在横滨,更不想让X不在他的掌握内吧。”

看着推门而去的福泽,幸闭口不语。她忽然就想起出发前首领对她说的话

“团伙的boss,如果不能带回来就毁了吧。”

不得不说,不管哪边的首领,想法都是出奇的一致。

散会后,幸悄悄独自离开。先回去给自己的部下布置了任务,她和太宰只负责潜入,最后还得靠这些人来打扫战场。

结束后,幸便举枪对着角落里的太宰:“老师,与黑手党无关的人员偷听会议内容您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吧?”话音刚落,三颗子弹便毫不留情地打在太宰的脚边。

太宰笑着从阴影里走出来,然后抓着她的手让漆黑的枪管堵在自己的胸口:“那你也应该记得我当初可是教你往这打的。”

缠着绷带的手在黑色的衣袖上格外显眼,幸看着太宰笑眯眯的样子,微红着脸从他手里把手抽出来。可没想到太宰却一把把她捞进怀里。

“这样,有意思吗!老师!”幸用力挣扎着,头上却传来戏谑的声音:“所以我早上的提议你想的怎么样了?”

早上……单单听到这个词语,幸就发自内心地感到头疼。

“早上好啊。”看着太宰放大的脸,幸的第一反应就是先跑再说,然而还爬出被子,就被太宰直接拽了回来。

“你现在一见怎么就跑?小时候不是常常缠着我睡觉吗?”

那不一样啊!幸在心中呐喊,脑子一热,随手幻化出一把手枪抵着太宰的胸口:“老师,严格来说,您现在可是叛徒,我有权……”话还没说完,手枪便倏地消失了。

【人间失格】……我在干什么啊……幸整个人都陷入了绝望的状态……

倒是太宰津津有味地看着这个有趣的闹剧,看着幸终于不再折腾了,慢悠悠地开口:“呐,在一起吧。”

幸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张大了嘴憋半天才不可思议地发出单音节:“啥?”

似乎预料到幸的反应,太宰依旧笑着说:“这次事件结束,就留下来。”

幸依旧不敢相信,眼中仍是太宰的脸,脑子却不自觉地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件事。

那时候太宰还在黑手党,而黑手党的地下赌局里,有关太宰的一切赌局都是赔率最高的。

有次幸偷偷溜进去,当时的赌局是:太宰先生有喜欢的人吗?大多数人都押了“没有”,毕竟,即使这个漆黑的少年四处留情,喜欢的他的女性也用两只手都数不清,但从未见他真正有把谁放在心里。

当时她还只是他的部下兼学生,未经世事的幸听了别人的解释后本也想押到“没有”上,结果小手还没把筹码放到桌上,忽然一只手抓着她把筹码放到了“有”上。

然后她吃惊地看着那个人,那人也押了“有”。与“没有”相比寥寥无几的筹码,大家都开始起哄了。

那个人不理会,然后摸摸幸的头:“你要对太宰君有信心啊。”

幸还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她呆呆地看着红发少年在人群中哂笑着,人群里好像有人喊着:

“织田作,你胆子可真大啊!”

然后呢?那场赌局的结果呢?

“幸?”太宰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没有喧嚣的赌场,他们仍在废旧的工厂里,幸抬头看着还在等答案的太宰。

要对他,有信心吗?

幸不着痕迹地从他怀里退出来,然后小声却又清晰地说:“等结束再说吧。”

太宰愣了一下,然后像原来的每一次一样,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好。”

“说起来,我们该怎么潜入呢?”幸尽量放松心情,享受着摸头杀。

闻言太宰缓缓露出一个笑容,浅栗色的眸子像深不见底的深潭:“他们给我们惹了这么多麻烦,我们不要给他们一个惊喜吗?”

看着熟悉的笑容,幸不禁打了个哆嗦:“老师你能不能别这样笑,你一笑我就害怕。” 



TBC.


太宰和广津的对话取自小说第二卷,广津在帮太宰打游戏后【动画里也有】,太宰发现广津的手枪上沾有白色粉末和血迹,但广津身上没有,所以判定广津的部下沾染了毒品但广津只是没收了枪支,这样是不够的,应该尽快处分。原话是这样的:

“你的部下轻视了组织方针哦,广津先生。毒品生意虽然利益大,但也会带来很多麻烦事。异能特务科、缉毒警察、军警的反社会组织监视部都对此虎视眈眈。这会给政府机关一个绝佳的借口,毕竟他们正摩拳擦掌地等着我们露出破绽。因此,只是缴械手枪是不够的啊。”

“广津先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被抬上‘干部’这么一个高位上,当了‘干部’之后。就算再不情愿也会有自己的部下,但我可不是那种会利用不成才的部下去投机取巧的人。所以,没本事的人我都毫不犹豫地舍弃了。你的那个部下应该得到处分哦。”

【嘤嘤嘤我宰简直real帅!动画没有这段好不开心啊~顺便安利一下小说,天闻角川有正版,有能力的同学可以大力支持啊!毕竟可以发现很多哒宰在动画和漫画里没有的小彩蛋啦啦啦~】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