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文野】午夜日光<九>

※大家元宵节快乐呀~

※过两天就开始还债+情人节+点文【Flag高高挂起】

※然后谢谢大家的喜欢!还请多多支持嗯!



<九>表演

“这就是你要给他们的惊喜?”幸为难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清凉的夜风拂过胸前裸露的皮肤让她不禁一阵战栗。

太宰还在和自己的领结作斗争:“对呀,潜入任务要穿的与宴会搭配不是吗?你该不会没进行过潜入任务吧!”和领结战斗失败,太宰弯下腰示意幸帮他。

幸无奈伸手,灵巧的手指很快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太宰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孩,调笑说:“再说了这不是很好看嘛?”

幸果然立刻红了脸,她又把太宰的领结狠狠拽了一下:“老师不是很想死吗?我成全你!”

“别别!”太宰急忙抓住她的手,“这么痛苦的死法可不是我的风格。”

两个人吵吵闹闹地走到一家酒吧门口,才收敛了笑意。按照乱步的推理,贩毒团伙以酒吧为掩护,会在地下进行秘密交易,而他们两个要做的,便是装作买家潜入这里,尽量接触X后解除异能,然后送他去军警那坐坐。

然而,现实表示,无论是太宰还是幸,都不是被“计划”所选择的人

“您好,请允许我们检查您是否带有武器。”门口的侍卫礼貌而不失强硬地说,幸垂眸看去,隐约能看见他腰间别着的手枪。

太宰顺利地过了安检,可轮到幸时,她在太宰身后躲闪着,太宰语气为难地说:“我妻子很怕生人,她能不能就算了?”

侍卫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语气生硬地说:“希望二位能遵守规矩。”说着就示意太宰往边上站,硬要去拉幸。

太宰站在一边摊手,表示接下来的事情与他无关。

一直低着头的幸眼中精光一闪,抬起膝盖重重地顶在侍卫的下身,旁边的人眼看不对,立即掏出手枪和对讲机,然而两样东西都还没派上用场,便被幸一脚扫开。

“那么,”看着乱作一团的侍卫们,幸从腿上拔出手枪,“再见了。”

太宰把尸体小心地藏在角落处,然后就哭丧着脸来教训幸:“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吗?”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不参加潜入活动了吧?”幸一脸无辜地说着,顺手从身上再掏出一把手枪递给太宰。

“移动的武器库——山崎幸,可真是名不虚传啊!”太宰不禁称赞着。

然而得到夸赞的人可一点也不开心:“是啊,老师如果也能自觉带上枪的话我也能轻松一点了。”

警报声已经在头上拉响了,可还在聊天的两人显然毫不在意。既然计划已经被完美破坏了,两个人决定分头行动。

“我按照客人的路线去找X,你从团伙内部潜入接近X。话说回来你这样无视组织纪律的,中也受得了吗?”太宰边跑边向幸确认着临时计划。

“中也向来是让我自己发挥的。”幸向太宰反驳道。

很快便到了岔路口,一边通向酒吧大厅,另一边则是仓库,幸匆匆留下一句“待会见。”,便转身就准备跑。

“等等!”太宰一把拉回幸,趁她还没反应过来,在额头上轻轻留下一个吻,“小心点。”说完头也不回地跑掉了,只剩幸一人呆呆站在走廊里。直到身后的喧闹声离近了幸才清醒过来,一脸通红地一边继续向前,一边克制着自己绝对不是因为奔跑而狂跳的心脏。

“这个人,想干什么啊!”

 

甩掉身后的人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很快,幸便根据事先调查好的地图,来到了贩毒团伙的仓库。

“来,让我看看这有多少垃圾吧。”幸冷静地推开走廊尽头的铁门,先看到的却是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你……”幸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女仆A坐在房间中间,正慢慢品尝着手里的咖啡。

“晚上好,幸酱。”女仆A微笑地看着幸,此时虽然一身劲装,但她的语气依旧好像只是刚从咖啡店下班一样,无比平静。

“怪不得之前X的信是由你交给我们的,看来是计划好的呀。”幸嗤笑一声,环视一周,简陋的房间里除了女仆A现在坐着的沙发,唯一值得重视的也只有房间另一边的铁门了。“你以为你是他的看门狗吗?”

女仆A仿佛并不打算反驳她:“首领在夫人替他被抓时就在侦探社布置好一切了,只是没想到港口黑手党也回来插一脚。”然后她顿了顿继续说,“至于我?是首领把我从贫民区带回来的。像你一样,你总不会觉得自己也是黑手党的一条狗吧?”

幸没空和她在这种问题上浪费口舌,她一边掏出手枪干脆利落地向女仆开枪,一边抓住关键提问:“夫人是谁?”

女仆轻松躲闪子弹,看着子弹在墙上留下的弹痕,并不回答,只是扬起淡淡地微笑:“啊啦,看来这把是真的呢。”

幸心里一紧,看来自己的异能已经被调查的很清楚了。而就趁一会儿的愣神,女仆狠狠地踢在了她的肩上,然而还没来得及收腿,只见幸的左手从身后【抽】出一把短刀,女仆下意识去躲,可幸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直接划向她的腹部。

女仆急忙退后几米,腹部的衣服颜色逐渐变深,可她好像丝毫不在意,迅速蹲下从沙发下摸出一把枪,可还没来得及举起来,幸已经冲到她面前,抬起腿狠狠地劈了下来。

“好快。”意识消失前,女仆在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不好意思,”幸活动着手脚,刚才手上的短刀已经消失了。她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仆,不屑地说:“大概你们的情报没有调查清楚,我在当上老师的学生之前,一直在中也那里学习格斗的。”

 

另一边,太宰混入里鱼龙混杂的客人里,寻找着机会和之前联系的人碰面。

“津岛先生?”身边一个清秀的服务生突然发问,他又狐疑地看看周围问道,“您不是说和夫人一起来吗?”

太宰不好意思地笑笑:“真是的,她最喜欢的首饰丢了,还在找,我先过来和首领问问货物。”

服务生一下就谎了,急忙陪着笑脸:“不好意思津岛先生,首领是不会直接接见……”话还没说完他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腰上顶着的冰冷的枪管提醒他,面前微笑的男人并不像自己想象般那样好打发。

“拜托啦!”太宰脸上依旧堆满了笑容,却用冰冷的声音凑近他说,“我这里可是关乎人命的事呢。”

服务生不再言语,尽量冷静地说:“您请这边。”说着,转动酒架上的一瓶威士忌,吧台后应声出现一个狭窄的楼梯。

“哦呀!还真是厉害呢。”毫无感情的称赞让服务生不禁打了个寒颤,“接下来也拜托咯。”

走过狭长的阶梯,打开楼梯尽头的小门,太宰看见X就坐在书桌前,撑着头微笑地看着他,好像他是专门在这里等着他似的。

“太宰先生,您是来还账的吗?”



TBC.

P.S. 津岛修治是太宰治的原名哟~太宰在潜入时用了假名,毕竟黑手党的太宰治在黑道肯定是很有名的呀【我瞎猜的

再P.S.  幸和女仆的打戏本该很精彩的,奈何文笔太渣,我去厕所反思一下。


评论
热度 ( 23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