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怎么样?紧张吗?”

“还好吧。”他笑笑说,我皱眉,这家伙,到现在还在逞强,明明笑得那么勉强。不过也是,他可是受着万众瞩目而走到这一步的啊。想想我当初出道时的演出好像也是紧张成狗呢……

前台的喧闹声越来越大,我从后台的角落看过去,墨绿的应援棒早已形成一片充满期待的海洋,工作人员还在维持着秩序。

离上台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回头看看,他正焦躁不安地抖动着双腿,眉头凝成一个疙瘩,手上的乐谱早已皱皱巴巴的了,他还在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着每一个音节。

我没有上前去安慰他——现在还不是时候,让他再认真看看吧。

 

还有20分钟,经纪人又来叮嘱他一些演出细节,公司特地把他的出道表演放在了情人节,对他的希望不言而喻。我感觉他更焦虑了,即使脸上还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可鬓角的汗迹却暴露了一切。后台还没这么热,我保证。

 

还有15分钟,天依和阿绫来了。天依是大前辈,我没听清她对他说了什么,但显然起了反作用,他的上半身顿时僵硬地像仿佛没有做好的模型。他妹妹阿绫狠狠地敲了天依前辈的头,说好的安慰瞬间变成了一场闹剧。

我站在不远的一旁,不禁笑了。

 

还有5分钟,摩柯和墨姐也来了,他们的出道计划在他之后,但还是向他表达了真诚的祝福。说起来,摩柯那个不善言辞的孩子也说了很多呢。

摩柯应该一直把他看作学习的对象吧。真不愧是他,在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存在。

 

还有1分钟,他僵硬地站起来向我的方向走来,恨不得同手同脚的样子。我笑着为他整理衣领。

“放松一点。”

“嗯……”

轻轻环住他的腰,然后靠在他胸口,听着轰隆作响的心跳声。

“加油!你可以的!”

 

然后,舞台上的灯光灭了,观众席上一片惊呼,我把他推向那个属于他的地方。

 

没有任何伴奏,温柔的声音通过扬声器回荡在会场。

忽然就想起一年以来的每一次练习,我想起你清晨在湖边练习发声,被发现时满脸通红,惩罚似的抱着我直到我双颊粉红;想起你在练舞时留下的每一滴汗水,每一次跟头,我笑话你,你装作生气的样子;想起你拿到出道曲时的兴奋,一本正经地出了办公室便抱着我转圈。

想着想着,眼泪便涌上来了。

歌曲已经进入高潮,我听见台下疯狂的尖叫和轰鸣的音乐。可在这一切中,我能清晰地听见你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在用心表达着。

 

我记得天依前辈说过,音乐是共鸣。

而你,才是音乐的共鸣。

 

乐正龙牙,你天生是舞台的主人。

 

最后完美的收音,我听见整个会场已经沸腾了,我听见他们喊着“安可”,我听见他冷静而欣喜的感谢,甚至他的呼吸。

是的,我全能听见。

他做到了。

 

不知为什么,就像放下了所有包袱一样,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我无力地蹲在地上,突然醒悟,原来紧张的不是他,而是我。

害怕他会无力对抗前台的一切,害怕他最后不能站在我身边面对观众席的点点星光。

真是……小看那家伙了啊。

 

不知过了多久,声音终于逐渐消失,他汗水淋漓的站在我面前,满脸都是欣喜。

我想我的眼圈大概是红红的,以至于他愣了几秒后,释然把我拥进怀里。

“谢谢你。”

感谢的人和被感谢的好像反了吧,我埋在他怀里想着。

 

终于能在一个舞台,看相同的风景了。

谢谢你,我爱你。


Fin.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

龙牙终于诞生了,昨晚激动到失眠

意识流对话,终于可以听到龙言的合唱了

单曲循环中……

评论
热度 ( 15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