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盗笔】【吴邪生贺】第二年

※看见微信推送才发现大邪要过生日了于是突发一篇意识流

※努力模仿三叔然而发现我不会说俏皮话

※他是绕指的水,也是坚硬的冰

※友情向,无CP

※祝已经不知道自由落体到哪里的小天真生日快乐!



“所以今天想去哪玩?”我努力想像瞎子一样扯出一个现在小女孩都喜欢的邪邪的笑容,但显然面部肌肉还没反应过来大脑发出的这个无聊指令,于是秀秀嫌弃地看了一眼我的表情。

“不去哪,花姐说今天去他家吃,”秀秀想了下又换上一脸同情,“不就又老了一岁吗?想哭就哭吧。”

我看着秀秀转身离开,摸摸脸思考着刚才的表情真有那么寒碜?

思考间秀秀已经走进小花的宅子了,我也赶紧跟上。

胖子不知道从哪打听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吵着嚷着要开个party,我得知后不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想蹭吃蹭喝就直说,老子前几年过生日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积极过。

不过既然大家都想热闹热闹——毕竟小哥也赏脸来了,我也没什么大意见。

下意识挠挠头,头上终于不是一片荒芜,短短的毛茬摸上去痒痒的。离开圈子太久,忽然放松的平静生活很大程度上磨灭了我对时间的认知,昨天晚上我想了好久今年我多大了来着。

“哇!好香啊~”秀秀惊喜的声音唤回我的意识,我远远就看见小花那张明朝的黄花梨桌子上摆满了佳肴,我努力闻着空气,依旧是空气的味道。

胖子大概看到了我的动作,毫不伤感地嚷道:“得了吧天真,寿星得用舌头尝,味儿是给哥几个闻的。”

一旁的瞎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低着头嘿嘿嘿地笑。

我无语地看着这帮人,然后坐到主位上,小花看着大家都坐齐了,端着杯子说了几句,无非是感谢吴邪不再折腾自己能安稳下来希望他以后长命百岁巴拉巴拉的。

小花说的时候我无聊地环视全桌,瞎子的目光就没离开过青椒炒肉丝,胖子已经夹了几块肉吧唧着嘴嚼起来,秀秀生气地拿筷子打他的手,而小哥……

他在看我。

一顿饭吃的乱七八糟,我忘了给小花说千万别让胖子碰酒,结果这会他正欲哭无泪听胖子从我们经历的第一个故事开始,秀秀在一旁跟瞎子要房租,瞎子好像在很认真地看着电视。我忽然感觉到一阵头痛,想赶紧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3月的北京还是挺冷的,我来的时候信了小花的邪只穿了一件皮夹克就来了,走在街上大爷大妈都以一种敬佩的眼光看着我。站在门廊,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然后就看见角落里望天的小哥。

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听说过的一个传说,鳝鱼中有一只会一直望着天上的月亮,这只鳝鱼就叫做“望月鳝”,而望月鳝,往往是有毒的。

当然我不能用鳝鱼来比喻小哥,那显然是埋汰了整个张家,我怀疑张大佛爷的棺材板会压不住的。

远远看着小哥还没觉得什么,结果我走近一看,差点没被吓死——这货拿了一小瓶的啤酒,正靠在柱子边轻啜着。

我细细思量着这货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显然胖子有很大的教唆嫌疑。不过不得不说,这样的小哥,更有人情味了也。

就在我发呆的当儿,我看见他把酒瓶递过来,看着我。

我向他摇摇手:“老了,不喝了。”话音刚落,才发觉自己刚才的话有多蠢,我居然在张家人面前卖老,我真是越来越棒棒了呢!

小哥仿佛也反应过来了,低头轻笑,然后看着我说:“吴邪,生日快乐。”

我先是愣了一下,原本我一直以为他是因为胖子他们要闹小哥才勉强来的,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直接说出这句话。

此时此刻我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还不知道怎么回答,胖子就在屋里大叫:“天真,你他娘的不好好听胖爷说话跑哪去了?”

“走了。”小哥先走进屋,然后依旧坐的离胖子远远的。

我抬头看天,没有雾霾的北京繁星满天。我提起小哥刚才的酒瓶向天上的某颗星比划了下,狠狠地咽下一口。然后转身回屋。

“死胖子!你还想说什么一口气说完给我个痛快!”

大厅又热闹起来了。

从长白山回来的第二年,要开始了。



Fin.

评论
热度 ( 3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