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双蓝组】桃花游

暴风哭泣我到底写了些啥!!和最初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了啊喂!!嘤嘤嘤可是三月初三太想发点什么了 

如果现实的话之后配合照片再写一篇吧。

感谢你们的阅读~笔芯~

喜欢的话别忘了小红心昂~


※※※※※※※※※※※※※※※※※※


1

三月初三,桃花方始,敛去冬日的严寒,城里的姑娘都陆陆续续换上了鲜艳的纱衣,准备着洛城一年一度最盛大的桃花祭。

“天依,还没好吗?”乐正绫一边焦急地望着门外的路人,一边不耐烦地催促着。

洛天依慢慢吞吞地从门里走出,斜斜的簪花清楚地说明她刚刚起床的事实。乐正绫看见她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提着她的耳朵吼道:“洛!天!依!我说了多少遍!身为城主的女儿!你能不能有点自觉!”

看着眼前柳眉倒竖的好友,天依“嘿嘿嘿”地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从手袋里取出桃花酥,献宝似的递给阿绫:“消消气消消气~你看~你最喜欢的桃花酥,啊~”

阿绫看着天依笑眯眯的模样,再一次理解这个她早已知道的事实:

没有一个人能对洛天依真正生的了气。

洛城人都知道,洛家小女儿,今年刚刚及笄,提亲的人早已踏破门槛,可小姑娘哪个人都不喜欢,偏偏喜欢来的使者手提的那一个个食盒。

“阿绫你不知道~”天依一遍兴奋地和阿绫说话,一边不忘吃着手里的点心,“昨天李公子带来的枣糕好好吃的~”

乐正绫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抹去她嘴边的残渣,没好气地说道:“敢问洛小姐吃了人家的东西,还记得李公子的尊容吗?”

天依皱着眉想了下,昨天她的注意力满满在食盒上了,好像确实没怎么看来的男子长什么样。

乐正绫看着她苦恼的样子,就知道这位李公子同样悲剧了。

说话间便到了祭典的河边,女孩子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嬉闹着,各位世家公子也在一边谈笑风生。天依好奇地东张西望着,忽然河边一个孤单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

“阿绫,”她小心翼翼地拽拽乐正绫的衣袖,“那个人……怎么一个人啊……”

乐正绫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男子身着水蓝色的长衫,长袖飘飘,独自站在河边,看起来很是寂寥的样子。乐正绫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很是熟悉。

天依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一变,慌慌张张就向河边跑去,风帮她向阿绫留下一句话:

“糟了!他不是想自尽吧!我去拦住他!”

想起来了!乐正绫急忙伸出手想拉住天依,可是只碰到了她翩飞的衣角。

大名鼎鼎的洛笛公子,徵羽摩柯。

摩柯本喜清静,想独自在河边欣赏春景,结果就听见身后吵吵嚷嚷的女孩子的声音,只回头一看,便被一团影子扑入水中。

 “不要啊~~”人们纷纷把一声尖叫吸引了注意力,闻声望去,只看见河边出现的一朵大大的水花。

小河并不深,天依狼狈地从水里爬上来,就看见乐正绫急匆匆赶来:“天依!!没事吧?”

“没事。”天依早上还精致的妆容早已花成一片,她也不在意,急忙关系一同落水的摩柯,“你还好吗?”

摩柯第一反应是看了看自己的笛子,确定无碍后向天依摆摆手,表示没事。

祭典让两人这么一闹很是尴尬,一个是城主的千金,一个是大名鼎鼎的洛笛公子,两个人现在都像落汤鸡一般。

天依的侍女急急忙忙带她去换衣服,而同样湿透的摩柯却悄然离场。

 

2

再次相见已是一个月后,来洛家提亲的人依然络绎不绝,可今天这位的来头可是不小。

洛家上上下下或正大光明或偷偷摸摸地在门厅附近,想一睹传说中的洛笛公子的尊容。

摩柯十分平静地提笔写道:“在下仰慕洛小姐很久了,希望能与她做个朋友。”

隽秀有力的字迹摆在洛老爷面前,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专门上门了,也得让见一面啊。

话传到天依耳朵里时,正在和乐正绫吃糕点的天依突然慌了。“徵羽摩柯?那个你们都知道的徵羽摩柯?他他他他他来干嘛?”

侍女看着她这副慌乱的样子不解,调笑着回答:“小姐,公子必定是看上你了啊。”

天依目瞪口呆:“看上?”然后又像反应过来似的,“那那我现在该干嘛啊!!”

乐正绫在一旁撑着头,看着天依手忙脚乱的样子,懒懒的地说:“先把你的嘴擦干净。”

 

3

天依和摩柯一起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天依路过一家又一家的零嘴店,可碍于摩柯在,她没法像往常一样每样都要,只好乖乖在摩柯身后,委屈巴巴地看着。

这种委屈知道一只糖葫芦伸到她面前才戛然而止。她按捺住自己激动地想抢过来的心情,问道:“给我的?”

摩柯笑着点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天依拉着摩柯的手走遍大街小巷,一会儿在这家买几个小笼包,一会儿在对面买两个烧饼,还不忘给摩柯介绍着。

“这家小笼包好好吃的!”

“还有这家的烧卖,老板每次都会放好多虾仁,来,张嘴。”

摩柯无奈地张嘴吃下喂到嘴边的美食,他用余光瞥见天依紧紧拉住他的手,鲜香在嘴里蔓延开来,蔓延开的,还有心底的温暖。

 

4

“我是不是很能吃啊?”吃饱喝足后,坐在草坪上休憩的天依才想起这个问题,红着脸低头问道。

摩柯看着她无措地一下一下揪着小草,刚才掌心的温暖重新苏醒,他笑着摇摇头。

“那你都不和我说话……是不是生气了?”天依这样说着,更加沮丧了。

摩柯愣了一下,已经好多年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了,他轻轻拉过天依的手,认真在她手心写着:

“喉咙受过伤,不能说话了”

天依没来得及回味手心那种痒痒的缱绻,便慌忙向摩柯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话还未说完,就看见摩柯笑着摇摇头。

那一瞬间,天依仿佛听见耳边有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说:“无碍。”

春风拂过柳梢,摩柯摸摸天依的脑袋,拿出笛子缓缓吹奏着。

仿佛又回到那日的桃林,漫天的桃花如同炫乱的彩霞,人们在熟悉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下,突然河边溅起了水花,顽童从水里捞出肥美的青鱼,又是一阵叫好声……

天依站在那里,他,是在向她讲述那天她离开后的场景吗?

泪水突然漫了上来,摩柯看见她这样子急忙停了下来,稍带懊悔地在她手心写道:“怎么了,是不是我吹的不好”

天依拉着他的手,眼泪一颗一颗打下来,却只是摇头。

摩柯看他这个样子没法,只好把她轻轻环在怀中,笨拙地安慰着。

那天,他回头望去,天依就像一只桃林中翩翩的蝴蝶,就这么向他扑了过来,落在心尖。

这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走进他一个人的世界。

他本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可他却愿意相信她。

愿携一人手,二人桃花游。



Fin.

评论 ( 2 )
热度 ( 9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