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十二

cp杂食党:目前文野、VC、刀剑及各种乙女向
,专注于原女
||努力讲故事||

【中也x宵旬】生长

给@海盐牛奶宵 的生贺文

祝宵旬旬生日快乐~作为刚进lof就关注的写手,超级喜欢你哇!写的每一篇男你都好好看~日常也超级可爱啊~

以后的糖也拜托你了!【鞠躬

大概性格有点OOC,但我心中的宵旬旬就是这么可爱啊~

江阳太太友情出演,总觉得有宵旬的地方就会有江阳啊,这种毒舌设定希望太太不要介意啊~

和中也一天生日真好啊~~

生日快乐!


※※※※※※※※※※※※※※※※※※※※※


整个港口黑手党都能看得出来,最近中原中也的心情不是很好,确切来说,是简直烂到家了。

红叶在一旁捂着嘴笑着看又一支笔在中也手里阵亡,终于缓缓开口:“哎呀~这么烦恼的话就直接去问她呀~”

闻言橘发青年的耳廓染上了可疑的红色,中也把头埋在手臂上,闷闷地说:“要直接能去问她就好了。”

 

不对劲,宵旬觉得最近很不对劲。

她能感觉到,上下学也好,社团活动也好,总有几道目光紧紧黏在她的身上,可寻着目光找去,又没有发现什么。

“鬼上身?”好友江阳随口问道。宵旬听言不禁打了个寒颤,她反手抱住江阳,“江阳阳你不要吓我啊!”

江阳享受地给宵旬顺毛:“安啦~如果害怕为什么不去找你亲爱的竹马呢?”

宵旬的竹马,现效力于港口黑手党,名叫中原中也,凭实力来说貌似确实是一个能把鬼吓跑的角色,不过……

“才不要找他!”宵旬难得傲娇起来,“这几天人都找不到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而且……”

“而且人家给中也准备的生日礼物不能让中也发现呀告白要有惊喜才行啊~”江阳故意发出嗲嗲的声音,毫不意外地迎来了宵旬的小拳拳攻击,两个人笑着闹着,可即使笑容也遮掩不住宵旬的失落。

两个人的生日?一个人的生日?

 

很久很久之前种下的种子,本是没有抱有任何希望的

中也和宵旬一起度过了童年中最开心的时光,直到某一天中也毫无告别地消失。然后宵旬就这样度过了思念的五年后,无意中在报纸上看到了沾满鲜血的侧脸。

仅凭着这个侧脸,宵旬便笃定那是失踪已久的中原中也。

曾经带着她浪大街吃冰淇淋,站在她身前保护她,经常被逗得脸红的大哥哥,现在却成为了黑暗的一份子。

不顾江阳的阻拦,做好了最坏准备的宵旬气势汹汹地冲进港口黑手党的大楼,还没说几句话,就比想象中更容易地见到了中也。

诶,黑手党都这么和善的吗?

“诶!!你怎么来了!!”和原来一模一样的红晕爬上脸庞,中也手忙脚乱地收拾着办公室的桌子,然后让手下给宵旬买了个冰淇淋。

真好,宵旬一边吃冰淇淋一边满足地想着,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好,一点也没变。

时间仿佛又回到了正轨,中也偶尔会在学校门口等宵旬放学,然后带她去吃各式各样的小吃,然后一脸嫌弃地擦掉她嘴角的酱渍;或者在周末带她去游乐园,在宵旬的尖叫中面不改色地握住她的手,然后在回到地面后再不耐烦地教训她:“害怕的话就不要逞强啊笨蛋!”

这时候宵旬往往会调皮地吐下舌头,然后晃着中也的手道歉——尽管丝毫没有歉意,但中也总会别扭地扭过头,然后揉揉她的脑袋表示原谅。

有什么不一样了,曾经的种子开始在在两人心中偷偷生根发芽着。可两个人默契地彼此隐藏着。

“如果被拒绝的话就真的回不去了啊。”中也对红叶,宵旬向江阳,用相同的话解释着。

 

“不然这样吧。”红叶笑眯眯地看着苦恼的中也,“去问问太宰君怎么样?毕竟太宰君对付女孩子很有办法的啊。”

“哈?开什么玩笑!”中也一脸不屑,“我死也不会去问那条青鱼的!”

红叶摊手:“那你加油咯~”

第二天,港口黑手党罕见地收到了武装侦探社的来信。

中也偷偷摸摸地把来信揣在怀里,回到办公室确定门都关好了才小心翼翼地拆开来信,信封中滑落出一张卡片,还粘着一张便利贴。

中也拿起卡片,看见便利贴的一瞬间卡片便狠狠被甩进墙里。

“我真是脑子里有屎才会找太宰帮忙!”中也在房间里愤怒吼道,摔门离去。劲风吹落了单薄的便利贴:

房间帮你开好了,衷心祝愿小矮人和白雪公主能够在一起^^

 

宵旬在夕阳中等了半个小时,空荡荡的校园在她身后关上了大门。她不舍地忘了一眼平时中也来的路,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也没来啊……

算了,宵旬看眼了手表,该去上课了呢~

江阳的姐姐是个甜点师,为了给中也一个生日惊喜,宵旬这个月都在姐姐这里学习做甜点。做完最后一朵裱花,姐姐赞扬地说:“宵旬真是棒呢!托你的福,这个月销量很棒哦!”

“姐姐你夸张啦~”宵旬笑着回答,“是姐姐教的好啊!”

“你俩能不商业互吹吗?”江阳在一旁面无表情地吃下一个马卡龙,“话说明天准备的怎么样了?”

提到这个,宵旬刚才还笑着的脸庞瞬间晴转多云,她支支吾吾地说:“江阳,我不想说了,现在的关系也不挺好的吗?”

“甘心吗?”江阳并不反驳,她平静地看向友人,“你真的满足于现在吗?如果有一天中也身边出现了另一个女人,你也能笑着说出那句祝福吗?”

宵旬低着头不说话,她不敢想象江阳所说的那个场景。江阳拍着她的肩膀:“振作一点,如果他明天敢拒绝你,我就帮你把蛋糕拍他脸上!”

听到这里宵旬忍俊不禁,斜着眼睛问道:“你敢?”

仿佛想到平时中也把人按在地上摩擦的场景,江阳沉默了。

 

种下一颗种子,唯一可能扼杀的时间在于幼苗时期,等到长成参天大树,遒劲的树根在看不见的地下形成复杂的网络时,便怎么也阻止不了了。

宵旬趴在床上,一字一句地组织着语言编写消息:

“明天准备怎么过?”不不不太明显了删掉!

“明天约吗?”……我没有那个意思!删掉!

“明天能来接我吗?”啊啊啊是不是太主动了删掉删掉!

“明天有空吗?”

纠结了近半个小时,宵旬总算决定了,刚准备发给中也,手机便震动着收到一条消息。

 

“FROM:中也

明天放学过来。”

 

……这种简单粗暴的信息在下是服气的!

宵旬看了眼桌上做好的蛋糕,握拳给自己打气:没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就像江阳说的,把蛋糕扣他脸上算了!

虽然给自己打过了气,但宵旬很是很怂地失眠了。

 

一棵长大的树总要开花结果,谁也拦不住。

第二天,在宵旬无数次确认自己的着装没有问题,无数次确定一会要说的话没有问题后,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黑手党总部。但很快,她就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

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大楼里多次放大,形成的回声再传回耳朵里里时有着说不出的诡异感。

“中也?”宵旬试探地出声,没有任何人回答。

宵旬紧紧抓着蛋糕盒,仿佛从上面能获得一些勇气一样。大脑飞快地运转着,一路上她认真地观察着,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当她小心翼翼地接近推开中也办公室的门的瞬间,就愣住了。

往日拉着窗帘一片昏暗的房间,此时温馨地被烛光笼罩,地上用玫瑰摆了一颗大大的心,而中原中也本人,正一脸局促地站在中间。

这是什么上世纪求婚的场景?宵旬目瞪口呆。

大概是看宵旬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来,中也也感觉自己这样挺傻的,于是先红着脸开口:“你……你站那干嘛?”然后不由分说地就拉着宵旬进来。

中也絮絮叨叨地说:“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想想女孩子都喜欢惊喜,所以……”话音戛然而止,中也回头看见了宵旬的眼泪,顿时不知所措。

诶?!诶诶诶!!混蛋太宰不是说女孩子都喜欢这样的惊喜的吗?!

如果现在还不理解的话宵旬就太傻了,她手忙脚乱地擦掉眼泪,然后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急忙解释道:“我我我我这是高兴的,谢谢你的生日惊喜,我很喜欢!真的……”话音未落,她就被拉入温暖的怀抱。

“谢谢。”中也埋在宵旬的肩头,轻轻耳语道。

如同春风细雨经过,那颗种子开花了。

有些喜欢,不必开口。

烛光在墙上留下两人相错的身影,精心制作的蛋糕在一遍散发着红酒的芬芳。

生日快乐。

 

 

后记:

宵旬:中也我和你嗦,我总觉得最近有人跟踪我。

中也:嗯我派的人。

宵旬:???啥!

中也:以防你被别人先骗走了。

宵旬:中也你今晚别回家了。【围笑



Fin.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行云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